我正准备把司机推下车,司机突然睁开眼说,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您去哪?
我说,珠穆朗玛峰县万榕村。
司机说,对不起,那属于中国,我的牌照是尼泊尔的,不能越境。
我说,那你就给我放珠穆朗玛峰底下,我爬过去。
司机说,现在还没有人从尼泊尔境内翻越珠峰成功,用不用通知一下媒体,给你开个发布会,再派文字图片记者各一名跟着你,及时发回前方报道。
我说,不用了,我低调。 司机说,你的身体行吗。
我说,没问题,我同学他们单位体检,都让我替他们化验去,咱们走吧。
司机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
司机说,因为我不跑长途,开到珠峰至少四个小时,媳妇还在家等我吃饭呢。
我说,我加钱还不行吗。 司机说,不行,钱哪有媳妇重要啊。
我说,那算了,我坐别人车吧。
司机说,你干嘛那么着急去那啊,听说这两天大雪封山,爬不过去,你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下,玩两天再说,没准以后你就没有玩的机会了。
我说,此话怎讲?
司机说,说不定你爬到一半,就死山上了,还玩什么啊,玩完了。
我觉得司机说得很有道理,决定在尼泊尔好好玩玩。
司机说,先找个店住下吧,我带你去个特色的地方。
我说,我不需要色情服务,还是找一个干净的店吧。
司机说,你理解错了,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不是特别色情的特色,尼泊尔妇女不干那事儿,你想要还没有呢。
我说,那就好。 司机把车开得疯快,我让他当心点儿,他说没事儿。
这时候,我发现没有计价器,车窗上挂了一个牌,上面贴着司机的照片,下面写着名字:韩那个寒。
我问,你这是黑车啊? 韩那个寒说,对啊,就是黑色的车。
我说,你是拉黑活的吧,你不怕城管?
韩那个寒说,城管管不着我,要钱的才是拉黑活的,我不要客人一分钱,还自己搭油钱。
我说,你图什么啊?
韩那个寒说,为人民服务,我就爱开车,完全出于兴趣……你坐好了。说着,一脚油门,车到客栈了。
客栈叫”石康客栈”,我问有何含义,韩那个寒说,含义深了,因为老板叫石那个康。
正说着,石那个康晃晃悠悠地出来了,问我,您是打尖还是住店还是吃面。
我说,我都想。 石那个康说,那您可找对地方了,里面请。
韩那个寒说,你进去吧,我再去机场拉个活儿。
我说,早点儿回去,你媳妇还等你呢,等待的滋味不好受。
韩那个寒说,我知道,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又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话没说完,黑色的车已经消失在黑色的夜色中。
在前台登记,石那个康要看我工作证,我说没有工作,更没有工作证,石那个康说,那你生活不空虚吗,我说,不空虚,我写作。

每次出发都是遇见

石康客栈是五星级的,常有当地有钱人在里这举办婚礼,晚上就有一拨。
放下行李,吃了面,闲着没事儿干,我混进婚礼会场,这是我有生以来参加的最壮观的一次婚礼。大堂里分成多个区域,新人区、家属区、舞台区、乐队区、摄影区、聊天区、吃东西区、休息区,大堂外面是一个露天的自助餐区,各个国家的菜都有,我在中国菜里看见了炸羊肉串和四喜丸子,可惜我吃过面了。
我参加过很多次中国的婚礼,知道滥竽充数很容易,你越高兴,人家越觉得你跟新郎新娘关系近,是在替他们高兴,就越不会怀疑你。我在会场里转悠,服务员见我空着俩手,端来各种酒水问:mayIhelpyousir?我觉得这么大人了,蹭人家酒喝不太合适,就谢绝了。
人们在会场里交谈着,兴致高涨。之前我一直以为尼泊尔没有美女,现在我否认了这个说法,得看在哪,比如这种场合,就有很多美女。她们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梭,一个个笑逐颜开,香气袭人。她们的装扮应该算这个国家时尚的打扮了,都穿着高跟凉鞋,腿上穿类似秋裤一样的紧腿裤子,上面有小碎花,裤腿较长,在脚脖子附近嘟噜着,上身穿露后背和肩膀的带鳞片的亮光衣服,每个人只是秋裤和鳞片的颜色不同而已。
从婚礼出来,我回屋看电视,听不懂,就找有女人的台看,哪台女人多看哪台,结果发现,电视直销广告里的女人最多,而这类广告,多以美白产品为主,老高说,因为这的人种黑。
这时有人敲门,我去开,是石那个康。石老板说,晚上睡觉小心点儿,最近犯罪活动猖獗,有一个叫老那个路的犯罪分子已经被公安机关通缉。该人性别男,相貌不难看,身高不矮,常对文学男女青年进行犯罪活动,收缴他们的书稿,然后出版发行,如果对方不给,他就拿高版税相威胁,直到对方交出书稿。
我说,真有这么严重?!
石老板说,我就饱受其害,我把我开店的奋斗史写成一本书,结果被他骗去出版了,卖得还挺好。
我说,这不叫犯罪啊,这叫行善。
石老板站在门口说,可是哥们儿不想畅销,我就想小众,一不留神大众了,悲哀啊!
我说,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石老板说,谁说的,我腰也疼,不行了,疼起来了,我得回屋坐会儿去了。
石那个康走了。我继续看电视,没好看的节目,就CCTV-9和西藏台看着亲切点儿,但听不懂。就在我不知漫漫长夜如何度过的时候,有人敲门。
还是石那个康,带着一位游客,说,不好意思,房间都住满了,就你这还空着一张床,让他和你凑合一宿吧。
我见游客是位男子,不很乐意。
石那个康说,这位先生也会写诗,你们可以交流、切磋。
我一听大喜,在遥远的尼泊尔,可以找个人用汉语交流诗艺,此乃人生一大幸事。
把来客请进屋,开始交流。 我问,你喜欢谁的诗。 他说,我自己的。
我说,你贵姓。 他说,小痞子蔡。
我说,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写过一首诗,叫《最后一次亲密但不接触》,好诗!
小痞子蔡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上学时候瞎写的。
我说,我也是上学时候瞎看的……对了,刚才石老板提醒我,说有个叫老那个路的强盗,总爱挖文学青年们的稿子,你要小心。
小痞子蔡淡淡一笑,说,此人已被我搞定。 我说,你怎么办到的。
小痞子蔡说,我写了一本很黄很暴力的书,放出风声,让他知道,故意让他盗窃得手,他也来不及审稿,就出版了,结果被国家出版署查封了,他作为责编,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现在被关起来了,奥运会之前不准再出版图书。
我说,干得好,大快人心,可是以后没人出书了老百姓都看什么啊。
小痞子蔡说,现在流行电子杂志,省纸,环保。 我说,可是费电啊。
小痞子蔡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走一天了,我把拖鞋换上。
小痞子蔡换上印着石康客栈的一次性拖鞋,倒在床上:累死我了。
我说,你来这里有何目的。 小痞子蔡说,挽救一位少女。
听到少女,我来了精神,问道,她漂亮吗?
小痞子蔡说,我也没见过,只在网上和她聊过几次。 我说,闹了归齐是网友啊。
小痞子蔡说,网友怎么了,网友之间也能建立深厚的情谊。
我说,你们有多深了,你能为了她,不远万里,爬山涉水,翻山越岭,来到这里?
小痞子蔡说,你问我们的情谊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走到床前,仰望夜空,说,今天阴天。
小痞子蔡说,阴天并不代表月亮不存在。

很多人三十岁就死了

但八十岁才埋


前段时间看了江一燕与赵毅合作拍摄的《七十七天》纪录片。原著杨柳松选择横穿羌塘,要知道历史上都是纵穿羌塘,而他义无反顾的选择横穿,那一刻他不为别人就为自己;蓝天一个酷爱旅行的女孩,去到冈仁波齐因为拍星空而摔成残疾,剧中她说:“我的一生分为轮椅前、轮椅后”,即使她不甘心,但也依旧很努力的在生活。杨柳松在穿越无人区时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蓝天在重返冈仁波齐之时更多的是激动。不管是杨柳松还是蓝天他们都不喜束缚,选择与命运抗争。

图片 1

《七十七天》剧照

图片 2

《七十七天》剧照

“在短短的一生里 鼓起勇气做想做的事 成为想成为的自己”。         

一个人活到80岁也就只有700800小时

一生很短

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

不过分

图片 3

摄于.青藏公路

出发前有人说一个人肯定很孤毒、又危险、安全也没保障要不干脆别去了吧?或者找个伴和你一起时只有我始终坚持独行,不是冲动——是一种执念。

图片 4

摄于.纳木错

22岁一个人背着包去了西藏

之所以喜欢旅行,是因为它可以使我心无旁骛的思考

图片 5

布达拉宫夜景.倒影

图片 6

布达拉宫

开始就很幸运,在兰拉列车上,认识了羽哥,聊了一会之后发现他就是那种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当成事业在做的人,我称之为:“西北的活GPS”,一点都不夸张,随便说一个地方他都能给你道出一、二。

跟他讲了我要去西藏,有珠峰那条线,就一直在给我科普,不耐其烦帮我解惑,使我这趟旅行的底气又多了十分。在尼泊尔待了大半个月,终于在昨天去了印度。

图片 7

羽哥

拉萨住的地方结识到来自东北的钰姐,跟我一样独自前行,热爱旅游,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中国快被走遍了,虽然比我大一点,可在一起待了两天丝毫没发现有代沟,对我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不仅没有介意我跟她在拉萨游玩总是举着面包狂拍,还总说:“诶,方方你站那我给你拍一下”。去纳木错的路上提前跟我讲:“待会你离牦牛不要太远我来给你拍个照”,“我给你问司机把票要上了,你慢慢拍不着急”。带她去了两趟浮游吧,从此她每到一处总会先找地听歌,目前为止已经收到好多她给我发的各地小酒吧的视频了,我知道你爱上了它,所以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去。

两个人分开时再三嘱咐我东西带好、注意安全。我去了珠峰,她去了西宁,我想这么有缘肯定会再遇见。

图片 8

钰姐

图片 9

浮游吧所拍

图片 10

纳木错

图片 11

纳木错

就像杨柳松义无反顾选择横穿羌塘一样

我坚持独自前往珠穆朗玛峰

图片 12

途中所拍

拉萨出发去日喀则的火车上,遇到一位大叔,聊天时他问我去哪?我说:“珠峰大本营”。又问:“你一个人吗?”我说:“是”。他说:“不行的,一个小女孩太危险,还是到日喀则报个团吧或者和别人拼个车吧”。我没有作答,因为知道他也是出于好心替我的安全考虑所以不知如何回答。记得住在客栈的那天晚上,有几个第二天也打算去珠峰的伙伴,他们要拼车前往拖老板打听,最后老板打听到一辆车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没有拼车成功,或许老天也觉得我需要挑战一下自己,有时我也会在心里想要是珠峰没去,那这躺西藏去的真太没劲了。

图片 13

随拍

一路上总是会遇见很多好心人,拉萨下公交车飞奔去火车站检票口,工作人员看到我气喘吁吁的使劲跑问我去哪啊我说日喀则,赶紧指了一条近道说走那边人少,过安检时给前边人说不好意思我那趟车马上开了都在说那你赶紧往前走没关系,一直都记得到火车上距发车时间还有三分钟,拉萨到日喀则很快,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第一次一个人独自来到一座陌生的高原城市,更多的是新奇。坐上日喀则市区公交车遇见一个当地人名叫央拉,人真的很好,带着我在日喀则市区兜兜转转就为了找我住的地方,特别感谢央拉。

因为第二天要去珠峰,害怕高反,所以在住地方附近去找商店买氧气罐,有一个商店坐着一位很热心的日喀则当地人跟我讲前面有个诊所有氧气罐,我过去之后发现诊所的罐有点大还是决定去前面商店买了,往回走的路上他依旧在哪坐着,本想绕着走,结果还没走到跟前他就大声喊我说:“姑娘,买了没”,我走进说明原因打算离开。当时他正在喝青稞,就给我倒了一杯说尝一下,害怕酒劲大本想尝一口就好(期间他说藏族人有个习惯客人喝酒一定是三滴算一杯)于是一杯酒加了三次。青稞酒不同于啤酒、白酒,他还说就跟矿泉水一样,因为是自己酿造,纯天然的,的确我喝完之后发现青稞没有啤酒的苦与白酒的烧,度数几乎没有。他以前是英语导游,现在自己在开店,半汉半藏。对了,他叫啊龙。

图片 14

摄于日喀则

初中地理课本上知道珠峰,那时真想不到有一天我竟然会专程去看你,离开日喀则出发去定日,第一次感觉珠峰离得那么近。8个小时的路程一点都不漫长,认识了去定日看老公的曲珍。听她讲他们的爱情,给我看他们的结婚照;很认真的给我介绍每一处有特色的地方,讲日喀则当地人的生活习俗、特色小吃、好玩的地方等等。本来打算去坐到定日下车,她跟我讲在白坝下车方便一点,318国道去珠峰的必经之路,很多人都会在此整修。在白坝遇到了曾经18岁时一个人徒步3天3夜登上大本营的拉萨哥。为了让我少走点路,把我放到了售票厅门口,特地嘱咐我小心门口那些狗很凶。当天他去了尼泊尔,现在肯定回拉萨了。

图片 15

米拉山

售票厅等了没多久遇见一个人转山的邱哥,闲聊时他说自己是刚转完冈仁波齐,从嘎嘣包了辆车来登一直想登但每次都没有上去的珠峰,很爽快的把我搭了上去,很开心终于在中秋之夜顺利登上珠峰大本营,因为他的照顾很快就找到了住的地方,在大本营帐篷里又认识到一群五湖四海的哥哥姐姐们,他们带了月饼,做了牛肉汤,一起在珠峰上度过不一样的中秋节之夜。

图片 16

珠峰夜景

隔天一大早起床去拍景看日出之后,开始找车下山。返程从大本营到日喀则坐的都是当地师傅的私家车,幸运遇到的也都是人很好的师傅,因为路程较远司机师傅估计也想早点到,于是在无人区抄了一下近道把车开到了沙漠地带,导致车子陷在里面,耽搁了一会,到日喀则已经晚上十点将近十一点,方便起见当晚我还是住在之前的荷西客栈,想想这一天算是整个行程里面经历最多的一天。

你说欢迎我去贵阳做客,我也欢迎你来西安,感谢邱哥珠峰之行的关照。

图片 17

清晨的珠峰

图片 18

珠峰日照金山

图片 19

大本营纪念碑所拍

日喀则认识了来自江西的宇哥,临走时在客栈小坐了一会,他给我尝了自己带的茶叶以及他们那的特产,感谢“荷西客栈”的相遇。加了好友之后看朋友圈发现他的探索发现之旅始于7月份,江西出发,走过了湖北、陕西、哈萨克斯坦、阿克苏、喀什、阿里地区、山南、林芝、昌都、云南、广西等等,长达半年的旅程,只为找到最好的自己。昨天两个人聊微信时他还在路上,注意安全就好。

图片 20

行者宇哥所拍

微信发了一张南迦巴瓦峰的照片,羽哥说:“哇,方方你居然看到了羞女峰。我去了五次,也就只看到了一次而已”,真的是好运不断。一年365天只有80多天愿意露出它的尖尖角,居然被我看到了全貌,多幸运。

图片 21

雅鲁藏布江观景台

图片 22

雅鲁藏布江大拐弯

八廊街头看到虔诚的朝拜者

没人知道他们为何如此虔诚

或许只是为了心中的信仰

不管怎样祝福他们

『神湖纳木措的美丽

珠穆朗玛峰的中秋月圆

南迦巴瓦峰的娇羞』

难以忘怀

我喜欢遇见,感谢路上相识的你

图片 23

八廊街头的朝拜者

旅行,就是走过千山万水之后

找到那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和事

图片 24

纳木错所拍

现在,我还是我

只是人生的经历又多了一点


“一个喜欢旅行、写作、面包的北方女孩。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