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里,初夏里的一夜,平原上的凉爽叫人不忍上床睡。不忍坐在屋里费了那上好的夜。上好的天气和凉爽。丁庄人、柳庄人、古渡头的人,平原上的人,有病没病的,大都坐在门口或庄头聊闲话,东拉西扯地说,说古往,说当今,说男人和女人,说些漫无边际的事,享受那凉爽。
叔和玲玲也在享受那凉爽。他们坐在麦场上。一边是村庄,一边是学校,两相二里的远,他们在中间偏一点。静寂寂地守在中间偏一点。两边的灯光昏黄黄的亮,昏黄黄的暗,倒更显了月色和星光的明亮了。这麦场,麦熟了是麦场,过了麦季只是一块平展展的地,闲着的一块大平地,和谁家的院落样。月亮悬在头顶上,在庄里看是悬在庄头上,在这儿看是悬在头顶上,把一个平原都照成水色了。一个平原的亮都如一面不着边的湖面了。平得和湖样,静得和湖样,亮得也和湖面样。从庄里传来的狗吠声,像从湖面跳起飞着的鱼。还有麦场外的庄稼地,小麦的生长声,如细水被沙地吸着的吱吱声。吱吱着,那声音就被夜给吸走了,喝掉了。
还有风。他们坐在风口上,享受着风,享受着夜,说些享受的话。
我叔说:”你往我这坐坐呀。” 玲玲就把凳子往叔面前挪了挪。
他们就在那场房屋的前,麦场的正中间,坐在两把小椅上,对着脸,后仰着身,一尺远近着,彼此借着月光能看清对方的脸,能看见月光下鼻子在脸上的影,谁要长长吹口气,都可以吹到对方的脸上去。
玲玲说:”我做的面条好吃吧?” “好。”我叔说:”比宋婷婷做得好吃几百倍。”
答着话,脱了鞋,把脚翘起来搁在玲玲的大腿上,享受着,把头仰向天。望着满天的星,漫天漫天的篮,享受着,还用脚在玲玲的身上掏着乱。用他的脚趾捏她身上的肉。享受着,对着天空说:”我俩要早几年结婚就好了。”
“有啥好?” “啥都好。”
又把身子仰回来,坐正了,盯着玲玲的脸,朝着深处看,像看一个井里的影。玲玲也一动不动让他看,月光在她身后照衬着,像是不动的一面镜。她像镜里的一个人,脸不动,手在动,用双手在叔的小腿上捏,按摩地捏,把能给的舒服都给他。都给叔。她的脸上有着温热的红,看不清的红,像着羞,像她把自己脱光了站在叔的面前样。
玲玲说:”幸亏咱俩都有热病了。” 叔便问:”咋幸亏?”
玲玲道:”没热病我是丁小明的媳妇,你是宋婷婷的男人,我俩这辈子能到一块吗?”
我叔想了想:”那倒是。”
说了这话后,两个人都对热病有些感激样,彼此把凳子又往近处挪了挪,叔把小腿搁在玲玲的大腿上,让玲玲又在他的大腿上捏,按摩着捏。
捏完了,玲玲将叔的腿从自己身上拿下去,给他穿上鞋,又帮他把腿放舒服,然后自己脱了鞋,把脚伸到叔的身子上,不捣乱,规矩矩地放在叔的大腿上,让他捏,让他按。叔就在她的小腿肚上胡乱地捏,胡乱地按,一下接一下,从脚脖开始一下一下向上走,用了一点力气说:
“这样重不重?” “有些重。” “这样呢?” “轻了些。”
叔便知道不轻不重该用多少力气了,该在她的腿上哪儿大力、哪儿小力了。把她的裤子往上卷了卷,让她的两段小腿裸在月光下。腿上没有热病的疮,没有起那疮痘儿,光洁得和两段玉柱样,滑亮亮的白,也还润得很。柔滑柔嫩的腿,还有淡淡诱人的肌肤味,叔就闻着那味儿,在那小腿上胡乱地按捏着说:
“我按得舒服吧?” 玲玲就笑了: “舒服哩。” 叔不笑,正经地说:
“玲玲呀,我想问你一个正经事。” 玲玲和他一样把头仰到天上去: “问吧你。”
叔说到: “你得说实话。” 玲玲说: “问吧你。” 我叔想一会:
“你说我能活过今年夏天吗?” 玲玲怔了怔: “问这干啥呀?” 我叔说: “问问嘛。”
玲玲说: “你们庄里人不是都说熬过一个冬就还有一年好活吗?”
我叔还在她的腿上捏着说: “这几天我老梦见我娘来叫我。”
玲玲有些惊,把身子正回来,将腿从叔的手里抽出来,趿上鞋,怔怔地看着叔的脸,像看出了啥儿样,像啥儿也没看出样,试着问:
“你娘说了啥?” 我叔说:
“大热天,我娘说她睡觉身子冷,说爹的寿限还不到,她让我去她的床头睡觉给她暖暖脚。”
玲玲不说话,想着我叔说的话。 叔不语,想着娘在他床边说的话。
时间默着寂过去,过了好一会,大半天,玲玲又盯着叔的脸: “你娘死了几年啦?”
我叔说: “卖血那一年。” 玲玲说: “我爹也是死在那一年。” “咋死的?”
“肝炎病。” “不是因为卖血吧?” “说不清。”
两个人又都不说话,死默着,默死着,像这世上没了人,连他们也都从这世上下消失了。不见了。已经埋在地下了。地上只还有土地、庄稼、风和在夏夜的虫鸣啥儿的。还有月光的照。在那照着的月光里,庄稼地里的虫鸣声,轻细吱吱地响过来,像人立在墓边上,听那从墓里、从棺材缝中响来出的蛐蛐的鸣叫样,让人感着冷,感着那叫声已经进了人的骨头里。像精细一股冰刺刺的风,吹进了人的骨缝里,还有骨髓里,就禁不住人要打颤儿。可是玲玲没有打颤儿,我叔也没有打颤儿。说死说多了,不怕死了呢。他们对望着,一个说:
“天不早了呢。” 另一个说: “该睡了吧。”
就进屋去睡了。进了屋,关上门,屋里立马有股暖的味。
有一股几天不散的浆洗过的味。 有一股新婚新床的味。
就是这一天,这一天初夏的凉夜里,凉爽的夜,他们和别人一样享受着,在麦场上说了很多话,回到屋里做了夫妻的事。在床上,蜡照着,屋里有些朦朦的景。迷朦朦的景。做了夫妻的事,正在做着时,玲玲突然说:
“亮,你要在心里想着我。” 我叔说:”我是在心里想着你。”
玲玲说:”你没在心里想着我。” 我叔说:”谁不在心里想你谁是狗。”
玲玲说:”我有一个法儿能让你在心里不想你娘想着我。” “啥法儿?”
“你把我当成你的娘,不叫我玲玲要叫娘。叫我娘你就不会梦见你娘了。你就不会想那早死的事情了。”
叔就不说话,停了正做的事情盯着玲玲的脸。
玲玲从叔的身下挣着身子坐起来,和叔对了脸。
“我没爹十年了,你没娘十年了,”玲玲说:”以后你就是我的爹,我就是你的娘,”说着话,痛红着脸,不是他们在床上做那事的红,是有一句话终于说出口的红。正正经经的红。叔知道,她平常是个羞着的人,说话低头的人,可她的本性里,没有人时候,只有他们守在一起时,她的羞还在,人却会有许多荒野露出来,有时比叔还要野。
说到底,她才刚过二十几,正年轻。
说到底,她也是个临了死的人,过下一天是着一天了,高兴一天是着一天了。
她把被子从身上掀到一边去,赤裸裸地坐在床头上,望着赤赤裸裸的叔,脸上有一股孩娃们的笑,游戏样,笑着说:”对了亮,以后你就叫我娘。叫我娘了你叫我干啥我干啥,我像你娘一样心疼你,哪怕还给你去倒洗脚水。我就叫你爹。叫你爹了你得像爹一样心疼我,我叫你干啥你干啥,像我爹还活在这世上样。”说完了,她把身子往叔的身边蹭了蹭,像一个孩娃往大人的身边蹭了样,娇着样,仰头看着叔的脸。不笑了,只是脸上含了一丝笑,薄薄一层的笑,如求他立马叫她一声娘,如她立马想要叫他一声爹,还拿手指尖儿去他身上摸,拿舌尖去他身上舔。舔他胸口上的热疮痘,像有水气的细风从那疮痘尖上掠过样。痒痒的。麻酥酥的痒。痒得我叔受不住,想要笑,想要把她扑在身子下。
叔就说:”你是妖精呀。” 玲玲说:”你是公妖精。” 叔说到:”你是狐狸仙。”
玲玲说:”你是公狐狸。” 叔又说:”娘——我想做那事。”
玲玲怔住了,像料不到我叔会当真叫她娘。当真叫她了,她便有些受了惊吓了,抬起头,盯住叔的脸,如要从那脸上辨出一些叫的真假来,就看见叔的脸上依是挂着赖的笑,赖人的笑,浅憨憨的笑,赖气重,也有正经的色。如同对那脸上的赖气不满样,叔对玲玲又要动手时,玲玲把叔的手轻轻拿开放到了一边去,叔就有些受不了,不再笑,一脸正经色,望着玲玲默一会,张口不轻不重地唤:
“娘——”
玲玲没有应,盯着叔眼上竟又有了泪。她没有让泪流出来,默一会,奖励样,因他叫娘对他的奖励样,又过去把她刚才放到一边的手,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Rx房上。
屋子里,一片儿的静,除了他们的声音别的啥儿声音也没有。还有床的声。床在吱吱卡卡响。吱吱卡卡的响,像要断了腿。他们不管那腿断床塌的事,就在那床上疯着做那事。
也就做疯了。 疯了地做。 被子被蹬掉到了床下边。不管它,就让它掉到床下边。
他们的衣裳也掉到床下了。不管它,就让它掉到床下边。
做事做疯了,啥都掉到了床下边。 朝着疯里做,啥都掉到床下了。
到来日,日头升到半空时候玲玲醒了来。以为昨夜的事,昨夜的疯,会活活把人累死的,梦想着一梦死过去,可来日却是都活着。
玲玲先醒来,听见叔的鼾声泥糊糊地荡在屋子里,想到昨夜儿两个人的疯,他给她叫着娘,她给他叫着爹。叫着的疯。爹娘的疯。想着疯,想着叫,她在叔的身边红了脸,笑了笑,轻声下了床,轻脚开了屋子的门,日光迎面推了她一下,晃晃身,立稳在门口上,看见日头已经悬顶了,临着午时了。看门外的小麦地,蓝茵茵的色,有一股金气在那地里飘飘地飞。不远处的丁庄里,还和往日一样静。安静着,正有一队庄人从他们住的房后朝着庄里走,扛了锨、拿了绳,还有抬杠儿。大都不说话。有几个戴着孝帽、穿了孝衣的人,大都不说话,木着脸,没伤悲,也没啥儿高兴的事。扛了锨的人,扛了杠的人,他们说着话,说笑着,说别以为今年天气好,小麦长势好,可秋天就要大旱呢。问说为啥呀?说万年历书上说的呀。说闰六月天会大旱呢。说着就到了麦场屋的拐角处,玲玲就看到了这些丁庄人,看到她在丁小明家做媳妇的邻居了,便站在房角大声地问:
“叔――谁死了?” “――赵秀芹。”
玲玲便怔着:”几天前我还见她从学校提了一兜大米回家的呀。”邻居说:”她已经不错了,从有热病到现在,活了一年多。就是因为几天前提了一兜大米回了家,把那大米放在屋门口,一转眼被她家猪吃了。她和哪猪生下了气,追着打,把猪的脊梁打出了血,可她累着了,胃上出了血,前天半夜下世了。”
玲玲立在那,脸上有了僵着的青,好像自己的胃里也有了一股腥气样。仔细地用舌头品着嘴里的味,又好像没有血腥气。放了心,可又觉得心里有些慌慌的跳,就拿手扶着墙角了。
邻居说:”还不烧午饭?” 玲玲说,”这就烧。”
人家就走了。一群葬队就走了。望着葬队的人,正要回身时,看见了丁小明在那人群的后,手里也是拿了葬人的锨,不知为啥他就落在人群后。想立马转身回到屋子里,可丁小明已经看见了她,躲着好像不能来及了,也就只好抬头望着丁小明:
“你去给人家帮忙了?”
小明看着她:”秀芹婶有家有舍的人都已经下世了,你孤魂野鬼样住在这,咋还活着呀?咋不早些死掉呀。”他说话的声音大,像火药一样喷在她身上,不等她接着说啥儿,便青着脸色从她面前走过去,快步去追走在前边的人们了。
玲玲也就愣在那,望望走了去的丁小明,慢慢从麦场上回到屋子里,见叔已经睡醒来,正坐在床边穿衣服,她就含了泪,哭着说:
“爹,咱真的结婚吧,三天两头就结婚,一结婚就住到庄里好不好?趁活着堂正正地过上几天好不好?”

我叔和玲玲又住在一块了。 夫妻样住在一块了。
谁都想不到,在丁庄人的眼皮下边他们贼胆着住到一块了。他们像水和沙地样,水在沙地上走一走,沙地便把流水吸住了。像那阴的阳的吸铁石,碰一下,砰一声,粘在一块了。如草籽和黄土,风一起,草籽就走了;风一落,草籽也落了;落入一片沙土它就生根了。
玲玲是被她男人打了一顿后,是被她男人、婆婆一道赶回娘家的。赶回娘家就赶回娘家了,人家就又张罗着为丁小明说合媳妇了。她有病,艾滋病,快死的人,又和本家哥有了那贼欢的事,打是合该的。赶回娘家也是合该的。人家再给没病、才二十几岁的小明张罗媳妇也是合该的。如果有了合适的,首先得是没有热病的,等玲玲死了再娶也可以,和玲玲抓紧离婚再娶也可以。玲玲娘家的爹妈都是达理的人,面对面地对着人家说:”我家没养出好闺女,让小明再娶吧,女方要钱多了,就把小明给玲玲的采礼还给人家吧。”
人家就托姑请姨张罗媳妇了。 玲玲就被她娘家的人骂着领回了。
可是呢,春天它说来就来了。夏天它说来也要赶来了。天暖着,又热着,冬棉脱掉了,春暖的衣服也要脱掉了。差不多该穿夏单的衣裳时,玲玲到丁庄来取她的夏衣裳。用一个包袱把她的单衣全都包起来,提着从男人家里出了门,婆婆把她送到门口上,盯着她鼓囊囊的包袱说:
“玲玲,你的包袱里没拿别人的衣裳吧?” 玲玲说:”没有呀。”
婆婆说:”小明快找到媳妇了,到时候你还活着时,让你回来给他离婚你可不能不回啊。”
玲玲就默着,立在丁庄的街口上,离自己婆家只有几步远,能看见那门楼上镶的磁砖缝,像用墨描过,又黑又直的亮。
立一会,就走了。 走出了庄。
从庄外通往丁庄的那条水泥路,笔直地搁在田野上,高出地面半尺多。早些年,路两边挖了排水的沟,沟边上又栽了箭杆儿杨。现在呢,杨树被丁庄家家户户砍光了。现在呢,沟里长满了草。稍有风,草就在风中欢着摆,哗哗地响,哩哩哗哗响。现在呢,两边的庄稼地,小麦已经挺直身子了,杆儿和铁丝一样硬撑着。地里有着干活的人,是浇水。正半晌,日光炎酷酷地照下来,走在那光秃秃的路面上,像走在一段火道上。玲玲就走着,脸上的疮痘有些痒,不敢用力挠,只用手去轻轻抚着摸,像摸一个刚生的孩娃的脸。就那么,摸着慢慢走,虚虚的步,低着头,可是正走着,她就听到了一声叫。
是我叔的叫。不轻不重的叫。那声音如从头顶掉下样。 ——”玲玲”。 玲玲站住了。
她看见我叔站在前面路边上,几步远,还和先前一个样,脸上也还是有些快死前的铁青色。他们就那么对望着。对望着,玲玲忙往身后路上看了看。
我叔说:”没有人。有人也不怕。” 玲玲说:”你在这干啥?”
叔就先自坐在路边上:”听说你回丁庄了,我在这等你呢。” “有啥事?” “坐坐嘛。”
玲玲犹豫着。 叔又说:”宋婷婷还在她娘家。” 玲玲就在他身边坐下来。
两个人默了好一会,我叔说:”你是回来取夏天的衣裳吧?”
玲玲”哎”一下,把手里的包袱动了动。 叔就问:”病咋样?” 玲玲说:”还那样。”
叔又说:”我也还那样。熬过了冬,春天、夏天就能熬过了。”
然后呢,两个人就都没了话。默一会,我叔笑了笑,拉了她的手。她也让他拉了手。这是在赵德全死了没多久,不久前他们还在玲玲的娘家见过面。可他们像有几年没见样,彼此对望着,默望着,他就把她的手拉在自己手里看,看她手背和手腕上干结的疮痘儿,用手去她的手上轻轻地挠,她就有了泪,把手缩了回去了。
我叔说:”不走吧。” 她便望着他。
叔又说:”宋婷婷要和我离婚了,丁小明也要和你离婚了。都离了咱俩一块过。”
她不语。
叔就湿了眼圈儿:”活不了几天啦,人家说,今年冬天热病就会大爆发,怕你我都活不过今年哩。不光图活着是个样,还图死了你我能埋在一块儿——死了也是伴。”
玲玲抬头看着叔,眼里的泪珠又大又亮如同珠子般。
我叔替她擦着泪:”哭啥呀——反正你我都是快死的人,管他妈的别人说啥呢,我们就在庄里住一块,看别人能把你我咋样儿。”
叔也含了泪:”就是要住到一块给人看,给丁小明他们一家看。给宋婷婷和丁庄的人们看。”
叔有泪脸上还是挂着笑:”他们要和你、和我去离婚——咱们住到一块后,你我还要找着他们离婚呢。”
我叔说:”你回到娘家去,爹娘可怜你,哥也可怜你,可嫂子知道你身上有热病,能不冷眼看你吗?”
我叔说:”你想住到我家就住到我家去。你怕见宋婷婷用过的东西了,咱就到庄外打麦场上住,我把家里的锅碗瓢勺拿去就行了。”
他们就明目张胆住在一块了。夫妻样住在一块了。胆大妄为地住到一块了。
住在一块也就住在一块吧,在庄外打麦场上的两间土坯瓦屋里,我叔从家里拿去锅,拿去碗,拿去了铺和盖,像过日子样他们在那儿过着了。田地是分着各家的,可打麦场一般都是几户、十几户地共用着。这块打麦场,原是从解放后的互助组,到人民公社的生产队,再到今天各村民小组里,它都是着打麦场。地分了,麦场共用着。麦场上的草屋倒塌了,庄里人脱坯兑瓦又盖了这两间场房屋。没有别的用,就是农忙了,轮着在场上打麦时,庄人累了在那屋里歇一歇,睡一睡。农闲了,就在那屋里放些农具啥儿的。到现在,它就是叔和玲玲的新家了。
把几块板架在里边一间的窗户下,在外边一间起了灶,东西一归整,该放哪儿的把它放哪儿,不该放哪儿的就不往哪儿放。墙上钉了钉子挂筷篓,锅边支起一块木板摆盆碗,这里就和家是一样了。
他们也就有了家。
有家也就有家了。几天前我叔往那屋里拿锅提碗时,还有些偷偷摸摸的样。然在几天后,因着再小心也挡不了人知道,也就索性不管不顾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破罐破摔了。柴米油盐都大着胆儿往着那儿拿,碰到了问的人,把话说得和镜子一样明亮着。
有人问:”丁亮,把家里东西往哪提?” 他就立下来:”我没提你们家的东西吧?”
人家被噎了,想一会:”你这人,我是为你好。”
他就说:”为我好?来——让我把我的热病传给你,你把你没病的身子换给我。”
人家就又说:”你这人。” 他又说:”我咋了?” 人家说:”你走吧。”
他偏就立在那:”我立到你们家里了?你凭啥让我走?”
他不走,人家就走了。不敢再问他和玲玲的事情了。可人家走了,没有回着自己家,而是去了丁小明的家。转眼间,丁小明没有走出来,丁小明的娘从家里出来了,直奔庄西的麦场屋,脸上挂着青,头发有些乱,手里拿了一根三尺长的棍,胳膊粗的棍,在庄街上顺手捡来的干柴棍,武武地,风旋着朝着庄西走,身后跟来了十几个看热闹的媳妇和娃孩。
到了庄西麦场上,她立在麦场正中间,破口大骂到:”夏玲玲——你这两腿里能开进汽车的破鞋给我滚出来。”
玲玲没出来,我叔从屋里出来了。他立在小明娘的面前几米处,把手插进裤兜里,一只脚靠些前,一只脚靠些后,身子半斜地朝着后边仰,脸上挂着赖人的笑,轻轻淡淡说:
“婶,要骂你骂我,要打你打我,是我勾引了玲玲的,她要回娘家是我把拖到这住的。”
小明娘就瞪着眼: “你把玲玲给我叫出来。” 我叔说:
“现在她是我媳妇,有啥事了你找我。” 小明娘的眼就瞪大了:
“他是你媳妇?她没和小明离婚就是小明的媳妇哩,就是我家的媳妇哩——你这没脸没皮的丁亮呀,你哥是有头脸的人,你爹教了一辈子书,咋会有你这个没皮没脸的兄弟和孩娃。”
我叔就笑了:
“婶,你知道我没脸没皮就行了,想打想骂你都来打我骂我吧。往死里打,往死里骂,打够骂够了,玲玲就是了我的人。”
小明娘的脸不再光是青,还有了紫,有了白,还有痛红啥儿的。一阵青、一阵白,还又一阵红,她像受了我叔的辱一样,像叔把一口痰吐在了她的脸上样,嘴唇哆嗦着,手也哆嗦着。到这儿,不打不骂是真的不行了。不打不骂收不了场,她就在嘴里撕着嗓子骂了一句啥,果真把手里的棍子举到了半空里。
我叔就把手从兜里掏出来,在胸前一抱蹲在她面前: “打吧你——婶,你往死里打。”
小明娘的棍就僵在了半空里。要打的,他就蹲着让打了。又好像,她本不想打,骂骂就是为了解解气,为了面子上的事。不骂哪能在丁庄撑起面子上的事。不骂哪能有脸在丁庄活人呀。本是不想打,他却蹲着让打了,还叫着婶儿说,你往死里打,这就哪能打下呀。棍子就僵在了半空了。春阳透明泛亮地照在麦场上。在那周围的田地里,麦棵上,闪着了青润的光。还有谁家的羊——日子都过到这步田地了,谁家还悠然地养着羊。谁家的羊在田里啃着小麦棵,”咩”——叫声长得和飘着的丝带样。
叔就蹲在麦场上,胳膊绞在怀前等着打。
小明娘她反倒不打了,突然把棍子一缩说:”你们都看呀,看这丁亮哪像个男人嘛,他为了那破鞋妖精,蹲在这儿让我打。”
扭回头,她撕着嗓子唤:”都看呀——都看呀——快去学校叫丁庄的人快来看看吧,看我水阳哥教了一辈子书,教了一个啥孩娃,为了一个妖精他脸都不要了。”
她唤着,就往丁庄撤着走,仿佛她要自己回去叫人样。边走边唤着,跟着来看热闹的人,一群儿,一大群,也都跟着她往丁庄走,又不断地扭头看我叔,就见我叔从地上起来了,站在原处儿,盯着远去的他婶亮着嗓子叫:
“婶——今天骂你也骂过了,人你也让我丢过了,我和玲玲是死是活就在这儿过着了,以后你要没完没了的再这样,我丁亮可不是今天这个样儿啦。”
叔和玲玲就在这麦场屋里过着了,过得明目张胆,和一对夫妻样,啥也不怕了,回庄里取东拿西走在庄街上,有时还敢哼着歌。
在路上,碰到一些年老的、年长的人,经过了许多人世的事,见了他会先看他一会儿,然后试着问:
“亮——缺啥吗?缺了就来家里拿。”
他就立在路边上,脸上有些感动的样,甚至有泪想要流出来,望着那年长的人,叫伯或叫叔,叫了后,淡淡地说:”不缺啥。伯——让你笑话了。”
老人说:”笑话啥,命长命短都是一辈子,到现在,还管别人干啥呢。”
他的泪就忍不住地出来了。
庄里的年轻人,见他扛着粮食或小桌,往庄西的打麦场上走,累得汗在额上打转儿,会不言声地夺了他肩上扛的东西搁在自己肩膀上,怪罪着:
“要拿啥你唤一声呀,你这身子哪能自己扛。” 叔就笑着说:
“没事儿。你以为你哥是一包儿糠?” 人家也笑了,和他并着肩:
“哥,说真的,有了热病不耽误你和玲玲那事吧?” 叔就吹:
“不耽误,每夜都做两回呢。” 那扛着东西的惊奇了,站下来: “真的呀?” 叔就说:
“不做两回玲玲她会甘愿败着名儿和我住在一块吗?”
那做弟的他就相信了,不解地和叔并肩。
到了麦场上,话不能再说了,就在玲玲身后盯着看,死眼儿看,果然地,发现玲玲有那样一副好身子,细的腰,猛的臀,宽肩膀,头发乌乌着黑,一根是一根,挂着肩,如同流着的水。来人盯着玲玲的头发看,叔爬在人家的耳朵上说:”我梳的。”来人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叔:”你浪呀。”叔笑着,玲玲听见身后的声音了,在那搭着滴水的衣,或是做着别的事,忙就闪过了身。这一闪,就让人看完全她的漂亮了。看完全哪都不比宋婷婷的差着了。也许她的圆脸没有宋婷婷稍长的脸更舒人的眼,可是她年轻,刚刚二十多,不多几,浑身上下,那年轻轻的压不住的嫩朝气,却是婷婷没有的。
来的人就那么痴痴地看玲玲。
叔便一脚踢在了来人的屁股上。来人脸红了。玲玲脸红了。来人忙把扛着的东西往着屋里放,玲玲忙进屋里去倒水。因为刚才看痴了眼,现在不敢坐下喝水了,借个理由又看一眼玲玲就走了。玲玲把来人送到门口上,叔把来人送出打麦场。
到了麦场边,来人立下来,说:”亮哥,好好过,我要有玲玲让我得两次热病都行哩。”
叔笑着:”快死的人,贼欢呗。”
来人就一脸正经了:”结婚吧,结了婚,你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着搬到你的家里住。”
叔便不笑了,望着那来人,想着心里的事。
有一天,爷正在忙着他的事,叔来了。来找爷说事。来说和玲玲结婚的事。说和我婶宋婷婷、还有玲玲和她男人丁小明离婚的事。
要说几桩儿事。
叔来了,笑着说:”爹,我想和玲玲结婚呢。”爷一怔:”你不死掉你还有脸见我呀。”
这是叔和玲玲住到一块的半月后,他第一次来到爷的屋子里。第一次要正经八本地和爷说事儿。要说一桩庄重的事,可爷骂了他,他的脸上依旧还是挂着松活活的笑,赖人的笑,把身子歪到桌子上:
“我想和玲玲结婚呢。” 爷就瞟着他:”你和你哥一样,还不如死了呢。”
叔把身子竖在屋子里,不笑了:”爹,我俩真的要结婚。”
爷就惊着了,盯着叔在看。看一会,他从牙缝挤着说:
“你疯了?想一想你还能活几天?她还能活几天?”
我叔说:”疯啥呀,管他还能活几天。” 爷又说:”你能活过今年冬天吗?”
叔说到:”活不过才要抓紧结婚呢,高兴一天是一天。”
静了一会儿,如静了一辈子。 爷问他:”咋结婚?”
叔说到:”我去给婷婷说说离婚的事,”说着他的脸上又挂了一层笑,意得得的笑,像占了啥儿便宜样,取了啥儿胜事样:”这回不是我怕她跟我离,是我要跟她离。”笑了笑,又把笑收着,”玲玲不敢去她婆婆家,得你去给她婆婆和小明商量离婚的事。”
爷就不说话,默了大半天,像默了一辈子。过去了一辈子,爷又从他的牙缝挤出一句冷硬的话:
“我不去——你爹没脸去。”
叔就从爷的屋里出来了,出来前他笑着瞅着爷:”你不去我让玲玲来给你跪下来。”
玲玲就来了。 真的给爷跪下了。
玲玲说:”伯,算我求你了。”说:”我看丁亮活不过夏天了,就是活过了夏,也难活过冬,他的两腿间到处都是烂浓泡,烂得每夜我得用热毛巾给他擦半天。”
说:”我也活不过今年了,小明一家不要我,回到娘家去,爹、娘、哥、嫂都想躲着我,嫌弃我,可我没死我得活着呀。”
说:”伯,你说是不是?我没死就得活着呀。”
说:”婷婷姐是要和丁亮离婚的,小明家也是要和我离婚的。都想离,那就离了吧。离了我和丁亮结个婚,那怕就过小半年,三个月,一个月,可我们是名正言顺哩,死了就可以堂堂正正埋在一块了。”
说:”伯,让我死前能叫你一声爹,死后你把我和丁亮埋一块。他喜我,我也喜着他,埋一块我俩是个伴,还是一个家,你活着心里也踏实。有一天你到百年了,谢世了,我玲玲会在地下孝顺你,孝顺你和娘。”
说:”伯……你就去我婆家说上一声吧。算我玲玲求你了,算你家的儿媳求你了,我给你磕头行不行?”
也就果真磕了头。 连磕几个头。

叔和玲玲结婚了。 名正言顺着夫妻了。
也终于和玲玲搬到了家里去。搬的哪一天,拉来一辆车,两趟就把麦场屋的东西拉回到了家里去。可是一到家,玲玲身上有了汗。她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被子呀,锅碗呀,椅子呀,箱子呀,该放哪的就放哪。这一放,一规正,身上有了汗,脱掉衣服在风口吹一吹,这一吹,汗落了,到夜里便觉得身上有些热,有些燥。烦的燥。以为感冒了,吃了感冒的药,喝了姜汤水,那燥热发烧却终是不肯退下去。
半月后,也便知道是热病发着了。 爆发了。 快要下世了。
人已经浑身没有了丝毫的力,连吃饭端碗的力气也没了。有一天,叔给玲玲端了退烧的姜汤水,玲玲没有接,她盯着我叔额门上新起的几个疮痘儿,瘦削的脸上有了惊,惊着说:”你脸上又有痘疮了?”
我叔说:”没事儿。” 玲玲说:”你把衣服脱下来。” 叔笑着,赖赖的笑:”没事儿。”
玲玲大了声:”没事你脱下让我看看嘛。”
叔就脱掉了。玲玲也便看见叔的腰上边,一圈儿,绕着皮带的一圈儿,全都长满了疥疮痘。红的痘疮儿,发着亮,像疮痘里含了一包要喷出来的血。因为皮带磨那疮痘儿,叔就不再纪那皮带了,用一根宽的布绳穿在裤子上。前些日,在麦场屋里住着时,他总是用布衫盖着那布绳,到现在,那布绳在裤前垂挂着,他就像了前几辈的庄稼人,几辈前的庄稼人,裤带总在裤前垂挂着。
望着叔腰上一红一片的疮痘儿,玲玲眼上有了泪,泪着却笑了。笑着说:
“这下好了,咱俩一块犯热病,前几天我总怕我热病一犯死了去,你又和婷婷住到一块儿。”
叔的脸上也跟着有了笑:”嗨,没敢对你说,是我热病先犯的,换腰带那一天,我想老天爷,让玲玲的热病快犯吧,千万别我有一天死掉了,让她还好好地活在平原上。”
叔笑着,赖赖的笑。 玲玲就在他身上轻轻拧一把。
叔把姜汤碗放到床头上:”这半月我睡觉没有碰过你,你没觉出我的热病重了吗?”
玲玲笑着摇了头。接下来,两个人说了很多的话。
玲玲说:”这下好,刚搬回家咱俩一块犯病了。” 我叔说:”要死一块儿死。”
玲玲说:”还是让我死到你的前边好,这样你就可以把我葬一下,千万给我买几套好衣裳。千万别给我穿寿衣,给我买件裙子穿。买两件,一件大红的,我自小爱穿大红的;再买一件素色的,一红一素让我换着穿。”
我叔说:”我再给你买双红皮鞋,高跟的,东京市的姑娘都爱穿那鞋。”
玲玲想了想,想了好一会,忽然脸上的轻松没有了,仔仔细细地望着叔的脸。
“算了吧,还是你先死的好,你活着我对你有些不放心。”
叔便想了想:”你先死我真的能好好安葬你。葬了你,我死了,我爹、我哥他们可以好好安葬我。可等我先死以后你再死,他们要不好好葬你呢?”
玲玲眼里有了泪: “话是这样说,可你活着我就是不放心。” “有啥不放心?”
“也没啥不放心。” 说了一会儿,啧怪一会儿,最后玲玲说:”那就咱俩一块儿死。”
叔却说:”才不呢,我死了你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你死了我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玲玲说:”你才不是想让我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是你想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叔说他没有那意思。玲玲说你就是那意思。两个人半是儿戏半是吵着时,叔一转身撞掉了床头的姜汤碗,劈啪一下那碗碎在了床下边。
不吵了。
都看着。知道碎了药碗不是好预兆,说明人命没有几天了,吃药已是多余了。也就彼此默默地看,让那屋里没声息。闷热在那屋里像是蒸着的笼,两个人身上的汗,都如豆子样。人已经很瘦了,都很瘦,玲玲原来鼓着的胸,叔总是喜爱的胸,现在已经塌下去,像胸前堆着两小堆儿瘦黄的肉。润着的脸,原先有疮痘也显红润的脸,现在有些铁青了,黑锈黄锈的青。眼窝深得能放进两个鸡蛋样,颧骨高得如两根挑着两块素布的木头儿。那样子,她已经少了很多人的样。已经没有人样了。头发也枯了,几天不梳头,锈在枕头上,像是一蓬枯干的蒿草长在枕头上。我叔呢,饭还是一样地吃,却是不知吃到了哪,方脸成了刀条脸,眼里白多黑少了,没有先前有光了。撞碎了碗,他盯了好久满地的碗片说:
“玲玲呀,你要不信我让你先死是为了你,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给你看。”
玲玲问:”你咋死?。” 我叔说:”我上吊。”
“那你就吊吧。”玲玲就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梳了几下头,脸上平静静地说:”反正你我都活不了几天啦,你去找来一根绳,只要你让我看着你把头钻进圈子里,我就把头钻进另一个圈子里,然后咱俩一块把脚下的板凳踢到一边去。不能活着在一块,咱俩要死在一块儿。”
叔就又盯着玲玲的脸。 玲玲说:”你去找绳呀。” 叔不动。
玲玲就又说:”去找呀,有根麻绳就在床下边。”
叔像被逼到墙角了,闭着嘴,不说话,盯着玲玲看一会,果真去床下找来一根绳,站到条凳上,把那根绳子在房梁上绕出两个能钻进头的活扣儿,然后就站到那凳上,扭头看玲玲。看着夏玲玲,像要和玲玲一比高低样,一比勇武样,目光暖暖的,还有些挑逗她的味。可他没想到,玲玲平常温,在男女的事上野,在死的事上也还有些烈。她看他把绳圈系好了,拿眼瞅着她,她就不慌不忙下了床,洗了一把脸,还用梳子认真梳了几下头,出屋关了院落门,回来就站到凳子上,看着叔说到:
“要是咱俩一道死,我这辈子就算没有白白和你睡到一张床上了。”
还不到午时候,半晌里,日头还悬在东半天,火一样的日光从窗口照到他们的床上面。床上的被子玲玲已经叠好了,屋里的桌椅、衣服也都搬回来摆得整齐着。放得整齐着。连原来挂在界墙门上的布窗子,玲玲也洗得不一样的干净着。这已经是了玲玲的家,这家里的一切都和宋婷婷没有瓜葛了。婷婷睡过的床,玲玲把那褥子换到了一边去,重又换上了她和我叔铺过的。铃铃用过的箱,她用水擦了好几遍,擦得没有婷婷的味道了。婷婷用过的碗,她收起来当了鸡食的碗。现在,这家是了他们的,死了也没啥可憾了。该摆整齐的也都整齐着,该放到院里的也都从屋里拿到了院里去,如原来摆在门后的锨,挂在墙上的锄,玲玲都把它们靠在、挂在了院里房檐下。屋子里,左看右看都没啥儿可以收拾了,像四壁修好的一座墓,没有啥儿可以再修再整了。玲玲在屋里朝着四处看了看,最后又拿起放在脸盆上湿的毛巾擦了一把脸,就不慌不忙登上我叔摆好的凳,用手抓住了那绕好上吊的绳圈儿,最后把目光搁到了叔的脸上去。到了这时候,人没有退路了,也没有活路了,就不能不往那绳圈去钻了。叔用双手扒着那绳圈儿,绳套儿,玲玲也用手扒着绳套儿。她拿眼看着叔,逼着叔,只等着叔把头一伸,她也就把头伸进去。事情已经被挤到死角了,被逼到死角了,只能死着了,可我叔这时脸上却又挂了笑,坏的笑,赖赖的笑,笑着说:
“多活一天是一天,要死你去死,我得活着呢。”
叔从凳上下来了,坐在床上望着还抓了绳圈的玲玲说:”娘,你也下来吧,下来我真的像儿子一样侍候你。”
他就过去把玲玲从凳上抱下来。抱着她,将她放到床上去,慢慢把她穿的衣服脱光后,看她原来白润的身子现在已经枯着了,成了过冬草的色,脸上漫满着凄楚和忧怨,有泪从那眼角掉下来。玲玲说:”咱俩真的上吊吧?”我叔说:”才不呢,多活一天是一天。”说:”活着多好呀,有饭吃,有房住,饥了可以去灶房烙油馍,渴了可以喝一碗白糖水。寂了可以到庄街上和人说说话。想你了,我能摸你的脸,亲你的嘴,着急了还能和你做那男女的事。”
说着这话时,叔正费力地和玲玲做着男女的事。 叔是一个赖极的人。
做着事,玲玲问:”我俩不到场,辉哥真能领回结婚证?”
叔就得意地:”听说哥马上就要当热病委员会的主任啦,领个证有啥大不了。”
爹真的没有让丁小明、宋婷婷,叔和夏玲玲露一下脸,就替小明和玲玲,叔和婷婷离了婚,又替玲玲和叔领回一张结婚的证。大红的纸,写了”准预结婚”的字,盖了乡政府民事上的婚姻章。
爹来给叔送他和玲玲结婚的那张红证时,丁庄人正歇着午觉儿,日头辣毒地悬在头顶上,知了的叫,山一声、水一声地响在半空里。庄街上的热,像流着一股烧开了的水。也还静得很。踩着静,爹从家里走出来,要出丁庄去办他的事,顺路拐到了叔家里。叔家的门,大门虚掩着,一推便开了,可爹却不推,也不叫,只是拿手在那门上敲,梆梆梆地敲。越来越用力地敲。
叔在屋里唤:”谁?” 我爹说:”亮——你出来一下子。”
叔单穿个白布裤衩出来了,开了院落门,怔一下,迷糊糊地说:”哥,是你呀。”
爹就冷冷道:”宋婷婷要的两口棺材给她了,甲级一等的,棺材上刻满了楼房、瓦屋和电器,怕她们家人老十辈死掉都没用过那么富裕、好看的棺。”
叔望着我爹没说话,脸上还挂着没有睡醒的样。
爹又问:”听说你把这院子、房子都押给了丁小明?”
叔依旧不说话,脸上没有睡的意思了,却又把头扭到一边去,瞟着哥,也瞟着院落里的哪。
爹就从口袋取出那两张结婚的证,油光纸,发着亮,相叠着,隔着门框从门外扔到叔的身子上。那油亮的纸,巴掌大小两片儿,在叔的身上擦挂着,树叶样旋着落到地面上。”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快死了还为一个女人闹翻天。为女人敢把一辈子的家财给人家,真是要断子绝孙了,死都不给活人想念了。既然这样,你不立马死掉你活着干啥呀!”爹从牙缝挤出这排儿话,说完后,便很快地旋着身子走掉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
“四张离婚证,两张结婚证,就这六张纸,我让人家办我是答应要批给人家一口免费特级棺材的。”
这话不是从牙缝挤着说出的,是利利索索从嘴里唤了出来的。唤了后,爹就头也不扭地走掉了。爹还是那样儿的爹,单瘦着,穿着在城里买的起了细红线的蓝褂子。翻着小领的褂,总是被娘叠出印钱的蓝褂子,和总是被我娘熨出纹儿的灰裤子。这一些,把爹扮得不是了丁庄的人,是了城里人。是着工作在城里的干部了。还有那双黑皮鞋。庄里许多人都有黑皮鞋,可许多的皮鞋都是假的皮。真的皮也大都是猪皮。爹的鞋是牛皮。真的是牛皮。他替人家盖了照顾棺材的章,人家就送给他了黑皮鞋。真的皮,是牛皮,亮得和镜子一模样,爹穿着,丁庄的树和房子都照在了皮鞋里。
树已经不多了,照进去的都是小树儿。
爹朝庄子外边走过去,叔望着爹拐过一道胡同口,像终于明白出了啥事样,弯腰拾起那张结婚的证,打开看了看,没有啥新鲜,同多年前他和宋婷婷领过的证是一模样,只是其中一个人的名字不一样,日期不一样。仅有这点不一样,好像让叔有些失望样,有些后悔样,觉得没有意味样。有些泄气地立在那儿呆一会,扭过身,叔看见玲玲立在他后边,脸上有些白,有些黄,像爹说的话她都听到了。爹把证从门外扔进来,她也看见了。所以脸黄了,也白着,如谁在她脸上打了耳光样。
叔说到:”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要这证哩。” 玲玲望着叔的脸,没说话。
叔又说:”日他祖奶奶,没这证,你我住到一块儿,谁敢把你我头割了?死了你我埋到一块儿,谁敢把你我扒出来?”
“谁把你我埋到一块儿?”玲玲问,”没这证你爹、你哥会把你我埋到一块呀?”
问着话,玲玲接了叔手里的两张证,粗看看,细看看,把那证上的土给擦掉了,像是洗着自己的脸。
也是怪,自搭爹把那证送过来,玲玲的慢烧突然退去了。不吃药人就不烧了,身上忽然也有力气了。好人样,完好的人。虽然还是瘦,人却忽然精神着,脸上有了先前润着的光。爹走了,他们又回到屋里歇午觉,叔很快入了睡,待醒来发现玲玲没有睡。她把屋里的东西又擦了一遍儿,地上又扫了一遍儿,衣服也洗了一遍儿。做完这些事,她还出庄在路边的小店里买回了几包烟,几斤糖。花花绿绿的水果糖。然后就坐在床边望着叔的脸,等着叔的醒。叔醒了,盯着她脸上挂的笑:”你咋啦?”
她笑着:”我好了,不烧啦。”她拿着叔的手,去她额门上摸,”我想让庄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俩结婚呢。”
叔又拿手去她的额门上摸,以为她说这话是因为越发地烧。
她把那几斤糖从一边拿出来,放到叔的身边说:”亮——爹——我一点没病了,咱俩挨家挨户去送糖,去说你我结婚了。庄里有热病,不请客,可总得给每家每户送些糖。”
笑着说:”虽然是二婚,可我才二十四,还和头婚一模样。”
笑着说:”走吧,爹,挨家挨户走一遍,回来我不停地叫你爹,最少叫你一百遍。”
笑着说:”走呀,爹,今夜你不想听我叫你爹了吗?”
她拉着叔的手,还像娘一样把毛巾湿了水,先去叔的脸上擦了擦,眼角擦了擦,鼻子两边擦了擦,最后给叔的双手擦了擦,给他拿了褂,拿了裤,像娘给孩娃穿样给叔穿了衣,纪上扣,就拉着叔的手,像哄着一个孩娃样,提着那兜东西出门了。
去挨门挨户说,他俩结婚了,领了证,名正言顺了。像是报喜样,挨家串户地说。报喜样,挨家串户地说着送喜糖。先到了第一家,邻着的,敲开了门,出来的是一个有了六十多岁的奶,玲玲就抓把一喜糖给人家:”奶,吃糖吧,我和丁亮结了婚,领了证,庄里有热病,请客不便哩,就来给你送一把喜糖吃。”
到了第二户,开门的是四十几岁的媳妇了,玲玲又抓一把喜糖说:”婶,我俩结婚了,领了证。想着这热病,请客不便当,就来给你送一把喜糖吃。”把糖塞到人家口袋里,还又把那结婚的红证取出来,举到人家面前求着人家看。
到了第五户,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刚嫁走、又回娘家的新媳妇,名子叫小翠,玲玲就把结婚证递到人家手里说:”小翠呀,你看我这证和你领的一样不一样,我咋觉得这证红得和假的一模样。”
小翠说:”你和丁小明结婚时领的不是这号儿证?”
玲玲脸红了:”我看了好几遍,老觉得这证红得耀眼睛,和我那时领的不一样。”
小翠就立在门口上,把那结婚证左翻右翻地看,像验着钱样对着日光照,实在没有找出和她自己的那证有哪儿不一样,也才说:
“哪都一样呀,也是这么大,这么红,写了这些字,盖了这个章。”
“一样我就放心了。”玲玲像悬着的心落到了肚里去,放心地走开了。走开了,想起还没把喜糖给人家。慌忙又抓了一大把的糖,跑回去塞到了人家手里边。
又往前边去,到了另外一条胡同里,敲门时,玲玲忽然想起来,走过一条胡同了,都是她敲门,都是她涎着笑脸去报喜,给人家塞糖、递烟去说话,叔只在她的后边脸上厚着笑,赖人的笑,还把那好吃的糖在嘴里嚼得咯嘣嘣的响。于是着,玲玲把举起敲门的手重又放下来,扭回头:”这回该你了。他们家里男人多,来开门的准是男人哩,该你敲门了。”
叔就把身子朝着后边躲。 玲玲又一把将他拉上来。
叔笑着:”可是你说的,今夜你要叫我一百声的爹。”
玲玲脸上堆着红,点了一下头。 叔又说:”那现在先叫我一声吧。” 玲玲叫:”爹。”
叔又说:”再大声叫一下。” 玲玲就大声:”爹!” 叔就笑着过去敲门了。
院里有了应:”谁?” 叔应道:”伯——我借你家东西用一用。”
门开了,叔的脸上挂着赖赖的笑,慌忙给人家递上一支烟,又递上点着了的火。人家说:”借啥呀?”叔说:”不借啥,我和玲玲结婚了,领了证,玲玲非要让来给你点支烟,让你吃把糖。”
人家明白了,脸上也笑着,说了”恭喜、恭喜”的话。
他们就又到了下一家。下一家是丁小明的家,叔竟硬着头皮去敲门,玲玲一把将他扯开了。
一个丁庄都挨家串户走过了,糖也散完了,烟也散完了,回家取钱想要再买些烟糖去学校报喜时,给爷和那些热病人们报喜时,出了一件事,很小的一件事;出了一桩事,很大的一桩事。叔过自家的门槛时,绊着门槛了,从门外摔倒在了院落里。夏天里,热的天,穿得薄,身上擦出了血。胳膊上出了血,膝盖上也出了几丝儿血。
要说也没啥了不得,就是出了一些血,可叔除了那出血的地方疼,他还觉得浑身疼。浑身冒热汗,后脊柱却是发冷的疼。摔倒在地上,我叔撑着身子坐起来,擦着手上的血丝说:
“玲玲,我浑身都是疼。”
玲玲就慌忙把他扶到床上去,为他擦着汗,擦着身上的血。他就跪在床铺上,虾米样,
弓着身,弓跪着,额上的汗,大滴儿地朝着床上落。浑身疼得打哆嗦。疼得嘴唇都成青色了。拉着玲玲的手,把玲玲的手也抓成青色了,还用指甲朝着她的肉里掐。掐着说:
“娘,我怕躲不过去了这一关。”
玲玲说:”爹,没事的,这几年庄里下世那么多的人,和你一块发病的都已经不在了,你
不是还好好活着的吗。” 叔就有泪了,脸上没有了往常赖人的笑:
“娘,这一回我是不行了,我连骨髓里都是撕着疼。”
玲玲就给他吃了止疼的药,又喂他喝了半碗汤,待那疼终于轻了些,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和他说了很多话。
很多的话。 说:”爹,你说你真的过不了这一关?” 叔不笑,没有了往常赖人的笑:
“怕是过不了这一关。” “你要真下世了我咋办?”
“我下世了你就还活着。能活一天是一天,要眼看着让爹和哥把咱俩的墓挖得大一些,宽一些,高一些,宽宽敞敞和咱家的房子样,和咱家的院子样。”
“棺材呢?”
“哥都答应了,说你我下世了给咱俩一人一口好棺材,最差也得是桐木板,柏木档,棺板三寸厚。”
“他要是不给呢?” “好歹他是哥,一奶同胞呢,他咋会不给呢。”
“你没看出来他把结婚证都甩在了院子里,说你为我闹翻了天,把这房子、院子押给了丁小明。”说:”哥他心里恨我和你结婚哩,他真的不愿请人挖一个大的墓,想着人死了大小的墓、好坏的棺,其实都一样,你说我拿他还有啥法儿?”
说:”你想呀,现在别的东西都不贵,就是棺材的价格飞着涨,一口好棺材从四、五百涨到七、八百,他给你我两口好棺材,算下来就是一千五百块,让谁给谁不心疼呢?”
说:”亮,哥不给棺材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下世还是我先下世吧,你活着就能眼看着让人把墓挖得和院子一模样,把棺材做得和这砖瓦的房子一模样。”
说:”爹,你还是活着吧,要是必须有一个人先下世,还是让我先下世的好。”
他们说着话,嘴不停,不停歇地说。说着就把那疼给忘了。原是说好夜里她要一连声地叫他爹,叫他一百声的爹,叫着爹好好侍候我叔的,任由了他,由他享受呢。可现在,她的身子好好着,他的身子不行了,不能再做那事了。热病在他身上扎了死根儿,她不和他说话他就觉得身子疼。本是摔倒了的破皮疼,可热病让他的身上没有一点抵抗了。没有了一点抵抗的力,随便一点疼,就会疼到他的骨缝里。疼到他的骨髓里。每个关节都像刀挖样,刀剜样,像有着铁棍、木棒硬往那关节缝里插,撬着的疼。往死里活里撬着疼,如同要把他的关节撬开样。如同有着一根生锈的针,针上穿了粗麻线,正顺着他的骨髓从下身朝着他的上身穿,疼得他咬着的牙都发了酸,汗在额门上哗哗哩哩流。
夜已经很深了,深得如是庄里的胡同样,深得如是扎进平原深处一条小路样。门外的月,那月色,乳乳的白。乳白着,从窗户渗进来。蛐蛐的叫,也从窗外渗进来。闷得很。月色里,那蛐蛐的叫,白亮的叫,在往日该是凉荫荫的叫,可是这一夜,却是闷得很,叫声热得很。因了疼,叔的心里像是着了火。像是堆着一炉大碳火。能锻铁的火。他一会把身子虾米样爬着弓在床中央,屁股翘到半空里。一会又倒在床铺上,死虾米样倒在床中央,身子卷成一团儿。死虾米样卷成一团儿。再一会,仰躺着,把双膝弯在半空里,双手死死地抱着两个疼成苍黄的膝盖骨,人像仰躺着的死的虾。死久了的虾。只有把身子弄成死虾样,他的疼才会轻一些。
轻一些,也还是得不停嘴地叫: “玲,我活不成了呀?”
“娘,你再给我吃点儿止疼药。”
他唤着,把床上的单子揉成了一团儿,身上的汗,让他和单子沾在一块儿。玲玲不停地给他擦着汗,不停地给他说着话。捡那他最能听进去的说。听进去了他的疼就会轻一些。听不进,他就用拳头擂着枕头唤:
“我快疼死了,你还给我说这呀。”
她便慌忙用湿毛巾擦着他身上的汗,给他换个话题儿。
说:”爹,你别生气,我问你一个事。” 他就扭头望着她,额上的汗一闪一闪的亮。
问:”爹,你说宋婷婷到底和她娘家庄里谁好呀?”
他就说:”娘,你是不是还嫌我身上疼得不够啊。”
她就对他笑:”她俩再好也好不过咱俩呀。” 他看着她的目光柔和了。
她就说:”我给你叫爹,婷婷会朝那男人叫爹吗?”
说:”你朝我叫娘,那男人会让向婷婷叫娘吗?”
说:”爹,我是你媳妇,可你想让我是你媳妇了,我就是你媳妇,在学校、在麦地,在学校外的田头上,在麦场屋和麦场上的哪,无论是白天,还是大黑夜,只要你想要,我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儿,从来都是顺着你。”说:”想吃甜的我给你做甜的,想吃咸的我给你做咸的。做饭没有让你近过灶,洗衣没有让你湿过手,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并不等我叔回答啥,像她问话不是为了让他答,只是为了自己问着说:”这是我给你做媳妇。可你让我给你做娘了,我每夜都像娘一样抱着你睡觉,把奶放到你嘴里,还拿手在你身上拍,像哄孩娃样一直拍到你睡着。”说:”亮,你想想,——你让我给你做闺女,我一口一个爹,叫你像叫亲爹一样儿,每天都要叫你十几声的爹。有一天,”她顿了一会说:”有一天,我私下里数了数,我最少叫过你五十声爹,可你才叫了我一声娘,还是为了让我给你洗脚才叫了一声娘。可你叫我一声娘我就满足了,又是给你洗脚又是给你去倒洗脚水。半夜我都睡着了,你又叫醒我,我还洗了身子侍候你。”说:”你说吧,亮——哥——爹,你说我是对你真好还是假好呀?”
她就望着他,像望着一个对不起她的人。 “你说呀,我是对你真好还是假好呀?”
他知道她是对他真的好,也知道自己也是真的对她好,可经了她这么一排儿的话,却又觉得果真是他哪里有了对不住她的事。有了伤了她的事。好像那事肯定他做过,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了那桩事。那些事。让他只好有些对不住她的望着她,像望一个埋怨儿的娘,埋怨哥的妹,抱怨弟的姐。她就坐在床边上,穿了短的裤,小的褂,拉着他的手,把他的指头在她手里分过来,重又拔回去,像她在数着他的手指头,像她压根忘了她在捏着他的手一样。望着他,脸上泛着红的光。人已经很瘦了,可那红光在她脸上还厚着,像一个怕羞的姑娘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坐得那么近,说了贴心挖肺的话。屋里的光,柔柔地铺在屋子里。前半夜,屋里有着蚊子的飞,现在蚊子像卧在哪里听她说话了,不动了,让屋里一片柔静着。
柔柔的静着了。 温柔柔的静着了。
叔的身子不再像虾米那样卷。不再像虾米那样卷着了,他的腿直直伸开来,侧着身,头在枕头上,不说疼,也不说屋里热,听着婶的话,像孩娃儿在听一个姐在讲着故事样。
像听娘在讲过去他做的现在忘了的事情样。
她就说:”爹,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一口一口说,我活不成了呢,我活不成了呢。你咋活不成了呢?热病死了那么多的人,不是都是肝疼的下世快一些,胃里、肺里闹得下世慢一些,发烧不止的下世再慢些,骨头疼的下世更慢些。你肺里、胃里都好着,肝上也没见你说过有毛病,你咋能说下世就真的下世呢?”
说:”你这是下世最慢的骨头皮肉疼,还又这么叫着下世的话,这不是自己不想活了吗?不是自己要把死给招来吗?你把死招到床边干啥呀?是我玲玲对你不好你想早些离开我?还是你觉得人有热病活着没味了?”
说:”你看看我——爹,你看我一领了结婚证,那烧了半月的热转眼就退了,一点不烧了,和没病一模样。为啥呢?是我喜你呀。爹,是我喜这咱俩刚结婚的日子呀。我俩今天才领了结婚证,今儿才算正式夫妻了。我俩正式夫妻后,连一次那事都还没有顾上做,你咋能嘴上挂着要下世的话?”
说:”爹――亮――是你不喜我了吗?你要还喜我,还像先前一样稀罕我,你就别说下世的话。别说过不了这一关的话。多想想我玲玲,多叫我几声娘,多让我侍侯侍侯你。侍候你吃,侍候你穿,还侍候你做那样的事。”
说:”我俩结婚了,名正言顺一家了,我给你叫了那么多的爹,可还没有给公公叫声爹,还没有给丁老师叫过爹。”说:”我想明天把爹从学校接回来,让他和咱俩住一块,我给他烧饭、端饭、洗衣裳。趁身上有劲儿,热病又轻了,再给他织件毛衣和毛裤。也给你织件毛衣和毛裤。”说:”爹,你还不知道我织毛活的手艺有多好,我在娘家时,左右邻居都请我织毛活。”
说着话,看见叔的两眼合上了。 问:”爹,你是不是觉得瞌睡了?”
说:”眼皮有些硬。” 问:”疼的轻了吧?”
说:”就是呀,现在好像不疼了。一点不疼了。”
说:”不疼了你就闭着眼,一睡着全都好了呢,明儿天咱俩好好睡一睡,睡个大懒觉。”
说:”一下睡到日头晒到屁股上,睡到早饭和午饭一块儿吃。”
说着这样的话,就看见叔的眼皮真的合上了,瞌睡像一片瓦样压在他的眼皮上,可是他却又在嘴上嘟嘟囔囔说:”不疼了,可我心里燥得很,身上热得很,像有火在我的心里烧。”
她就问:”那咋办?” 我叔说:”你用湿毛巾在我胸口擦一擦。”
她就用水湿的凉毛巾,在叔的胸口擦。在他的前胸后背擦。擦完了,又问他:”好些吗?”他闭着眼睛说:”我胸膛里边还像着了一炉火,你去哪弄块冰凌让我抱一抱。”
玲玲就连夜提了一桶井冷水,冰冷的水,用毛巾湿了放在他的胸口上:”这下好了吧?”
叔睁了一下眼:”好一些。”可说过好一些,转眼那毛巾就又被他暖热了,烫热了,他就烦燥地在床上翻着身,又把身子弓起来:”我身上真的着火了,你快去哪弄一块冰凌让我抱一抱。”
玲玲就站着,想一会,把自己身上仅有的衣裳脱下来,搭到床头上,拿着湿的毛巾到院里。夜已经到了下半夜。过了下半夜,凉气从地下生出来,从半空降下来,风在院里打着旋儿吹,院落里的凉像水井口的冷凉样。月亮不知去了哪,只有星星挂在庄头上。朦胧着,挂在平原远处的天空里。村庄里的静,冷凉凉地堆在院子里。玲玲就在那静里,在那院中央,赤条条地光着身,站在那一桶冷水的边儿上,用瓢舀着冷水朝着自己身上浇。浇了一个遍,浇了一个透,待自己身上打着冷颤了,禁不住地打着冷颤了,就用毛巾擦一擦,穿着拖鞋快步地跑回屋里去,跑到床上去,贴着叔的热身子,烫身子,像一条冰柱样倒在他怀里。
她问叔:”爹,现在好些吗?” 叔说到:”凉快了。”
她就让他抱着睡,用身上的冷凉吸他身上的燥和热。吸他浑身的燥和热。到她的身上被他暖热了,他又说身上还像着了火,她就再一次跑到院里去,用冷水浇着自己热的身,浇到咳嗽了,打着寒颤了,再用毛巾擦一擦,跑回来,又贴着叔的身子躺下来,用冰凉的光身吸着他的烫。也就三番和五次,上床和下床,用冷水浇身子,浇到打着寒颤了,咳得不止了,用她冰凉的光身去吸叔的烫,叔的燥和烦。到了第六次,把冷身子贴着叔睡时,叔的身上没燥了,也就睡着了。
酣甜甜的睡,还打着鼾呼噜,和风箱一样的鼾呼噜。
和风箱一样的鼾呼噜,来自田地的水一样,泥浑浑地响在屋子里。到来日,日升几杆时,叔从梦里醒过来。醒了来,浑身酥软又舒坦,如劳累后洗了一个澡。睁开眼,看见玲玲没有睡在他边上。昨夜儿,她是睡在他的边上的,光身子,身子凉爽得和一条玉柱样。她是让他抱着她凉爽的身子他才睡着的,可来日醒来时,她没有睡在他边上。
没有睡到床铺上。她在床下的屋子中央铺了一张席,自己穿得齐整着。一条月白色的裤,一件新的粉布衫。大夏的天,还穿了一双丝袜子。肉色的丝袜子。头发梳得齐整着,像要出门去哪一模样。月亮色的裤,冬日色的粉布衫,肉色丝袜子,还有梳理过的黑头发,那颜色的搭配又清凉,还清爽,分分明明养着人的眼。
养着叔的眼,她就躺在一张新草席上睡着了。 躺在雪雪白白的席上睡着了。
下世了。 睡着一样下世了。
脸上有些因了忍着苦痛变了的形。并不重,变了形的脸上还有许多安祥的样。
叔从床上坐起来,看见玲玲那样睡在地面的草席上,叫了一声”玲”,又接着叫了一声”娘”,见不了应,就忙从床上扑下来,大声地唤着”玲――”大声地叫着”娘――”见玲玲和没有听见样,心里揪一下,想到怕她是已经下世了,冲过去拉着她的手,用双手抱起她的头,撕着嗓子唤:
“娘——” “娘——”
玲玲在他怀里不动弹,像一个睡得过熟的女娃样,头歪着,朝着他的怀里歪。他就看见她的脸上虽然还有红,可她的嘴唇已经干裂了。裂了许多口,还又起着一层一块块的皮,像蜻蜓翅样的皮,也就知道她是被高烧烧着了,烧得下世了。是因为她昨夜儿用冷水三番五次地浇身子,用井深的冷水浇身子,浇得发烧了。
高烧不止了,热病猛地冲上来,犯上来,她就下世了,不能不离开这个世界了。不能不离开丁庄和她一口一个爹的我叔了。她知道她要下世了,要离开我叔和丁庄,怕因为发烧把睡着的我叔弄醒来,也就下了床,穿了衣,躺在地面的草席上,被热病发烧烧死了。
活活烧死了。 嘴唇如被火烤了一样焦干着。 就死了。
也就下世了。嘴唇焦干着,也还挂了微微的笑。
微微一点笑,像对死前为我叔做的事情满意样,像为这一辈子满意样,挂着微微一点儿的笑,也就下世了。
死去了。 也就下世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