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娱乐 1

针对国内艺术品市场无权威鉴定、鱼目混珠的情况,有专家建议,可从法律角度引入一条“万能规则”——“追续权”。通俗来说,就是艺术品作者及其继承人,从其作品的公开拍卖或经由一名商人出售其作品的价金中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相当于版权费)的权利,艺术品所有人能从该条款中获利。2013年3月,在国家版权局提交国务院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中,包含了一项新的权利,即规定在某些艺术作品及手稿通过拍卖行再次转卖时,艺术家及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可从中分享收益。这项新规定与《伯尔尼公约》中所规定的“追续权”意思接近。送审稿附带的说明称,此举的目的是“鼓励创作,整合权利体系”。然而,追续权真的适合我国艺术品市场么?这项拟增设的权利,源自法国1920年5月20日通过的一项法案,该法案使用的名称是“授予艺术家分享艺术作品公开销售利益权利的法律”,即“追续权”,其实较简明易懂的译法是“艺术品转卖提成费”。给谁提成?当然是给艺术家。为什么提成?因为艺术家穷困潦倒亟须补偿。例如,法国著名素描画画家福兰曾描绘过一个艺术品拍卖场景:在一个拍卖会上,拍卖师将手中的木槌敲下,兴奋地喊道:“10万法郎,成交!”站在场外的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目睹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惊叫起来:“看呀,那可是爸爸的一张画!”这张画在上个世纪初曾在法国媒体广为传播,催生了追续权制度。在中国,最早提出追续权的,是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的吴作人。1990年9月版权法颁布后,在由国家版权局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吴作人郑重提出要对追续权进行研究。笔者当时在给吴作人起草发言稿时,刚走进版权工作的大门,认为凡是能够让艺术家加分的,都值得研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寿康曾就追续权问题撰文,他认为,由于《伯尔尼公约》中关于追续权的规定是非限定性的,服从于互惠原则,这对尚未规定这项权利的我国艺术家不利:“不论价格如何飞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外艺术商大发其财而不能得到按照该国法律本可以取得的求偿,这显然对维护我国艺术作品作者的合法权益大为不利。”时光荏苒,从吴作人提出追续权问题,到国家版权局提交修法建议稿,二十多年很快就过去了。在不太长的时间里,中国艺术品市场从几乎零起点,到占据世界艺术品市场份额前列位置,整个世界的艺术品市场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充斥着资本家、投机商、艺术冒险者的艺术市场,福兰笔下倒霉和贫穷的“画家”几乎绝迹,通过从转卖艺术品利润中提成一定比例,用来给艺术家扶贫济困的理由已不复存在。事实上,那点为数不多的提成费在补偿和奖励艺术创作方面,也暴露出些许寒酸与尴尬。我们先看看这项制度在欧洲实施的情况。据欧洲统计局劳动力调查显示,在27个欧盟成员国中,记录在案的艺术家有16.8万余名。在2011年由爱尔兰克莱尔博士领导的艺术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显示,共有5072名欧洲在世艺术家的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并被记录在案,其中只有约3%的艺术家获得转售提成费。在英国,国会的一名支持追续权的成员充满自信地预测,保守估计,在8.5万至9万名艺术家中约有50%能从中获益。而英国2006年实施追续权后的18个月内,只有1104名艺术家获益。在法国,一篇给法国国民议会的报告指出,毕加索、马蒂斯和塞尚的后裔收到的提成费占总收益的90%。那么,中国的情况怎样呢?笔者在2013年对北京部分艺术家的调研结果显示:艺术家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的占比约为31%,在10万元以上的约为69%,20万元以上的占比约为46%,2/3艺术家的收入在社会平均年收入之上。此外,艺术家首要关心的是作品的(第一次)卖价。关于艺术品转卖时间,大多数画廊转卖艺术品时间是在5年内,超过1/3的画廊有利即抛,只有不到10%的画廊转卖艺术品时间超过10年。艺术品转卖期短,甚至有利即抛,说明市场心态不够稳定,与欧洲艺术品市场注重长线投资以期获利的情况大不相同。某艺术家继承人表示,市场上买卖的艺术品2/3以上均为赝品,即使有人把转卖提成费送来,也不敢收。2014年4月,笔者在《追续权立法及实施可行性调研报告》中的统计显示,大多数被调查艺术家从不知晓追续权。由此可见,虽然我们应当继续推进对追续权及相关制度的研究,但在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匆忙出台这项法律。追续权有可能是一个美丽“陷阱”。

最近媒体都在报道,《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三稿目前已基本完成,国家版权局正在为草案起草立法说明。根据计划,修改草案将于今年年底前上报国务院,若获通过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中出现的一个与艺术品相关的新内容,是增加了艺术品的追续权,因此各界对此议论纷纷。

日前,Artnet新闻发表一则信息:《拍卖成交后艺术家的转售版权费谁承担?佳士得法国上诉巴黎法院新裁决》,该信息披露,针对巴黎法院就艺术品转卖提成费该如何支付给艺术家或其后人的问题进行的裁定,佳士得公开表达不满并选择上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三项是这样表述的:“追续权,即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

根据该新闻信息,巴黎法院的裁决认定佳士得在法国从事拍卖活动的合同条款违反《法国知识财产法典》,该合同条款“将转卖作品的提成费从出售者转移到了买家身上”,这违反了相关规定。根据法院的最新判决,艺术作品卖家/出售者(而不是买家)有义务将出售作品所得的相当一部分支付给艺术家或艺术家基金会。

追续权,也称为著作追续权、著作追偿权,即艺术品的作者对其作品原件就后续增值转让费提成一定比例的权利。也就是说,享有著作权的艺术作品原件被售出以后,如果受让人又转售给他人并获得了高于购买时所支付的金额,则作品的原作者有权就该作品增值金额部分提取一定比例。无论该作品转卖次数如何及辗转落入何人之手,只要售价比购买价高,原作者就有提取其中一部分的权利。

佳士得认为,这项裁决对艺术品拍卖构成一项附加条件,给佳士得在法国开展相关艺术品拍卖活动造成压力,也许会迫使许多卖家转投其他国家的拍卖行,从而避免支付转卖提成费,与艺术家分享其艺术品转卖收益。

在国际上,法国是最早确立追续权的国家,1920年,法国开始在《著作权法》中引入追续权的概念。现在国际上通用的追续权一词也来源于法文中的Droit
de
Suite。法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绘画和造型等艺术作品的作者,即使全部转让了原作,仍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分享该作品以公开拍卖或通过商人进行销售的收益。作者死后,在作者去世当年和以后的50年中,上述延续权仍然存在,由作者继承人享有。提取比例统一定为3%,只运用于售价在10000法郎(100新法郎)以上的销售。

关于艺术作品转卖提成费

原联邦德国的《德国著作权法》第二十六条中规定,只对造型艺术品行使追续权,作者提成比例为5%,且只对100马克以上的交易收取。

艺术作品转卖提成费,是一些国家赋予艺术家的一项特别权利,也称作追续权,最早诞生在1920年的法国。其立法背景是当时艺术家的窘迫生存境遇与艺术商通过转卖获利的不平衡。在当今社会,艺术品收藏成为一种重要的投资手段。有越来越多的个人或者企业投入大笔资金购买艺术品,以期在若干年过后将藏品转卖,从中获利。一些国家通过立法规定,向公开转卖艺术品的交易行为,按照一定比例(通常为售出艺术品增值部分的3%至5%)征收“转卖提成费”,以补偿艺术家当年的创作。

法国和德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比较重视对于艺术家原创的保护。法国是艺术家辈出和艺术领域繁荣的国家,特别是到了20世纪,艺术品交易市场蓬勃发展,随之而来的艺术家与艺术品经销商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画家一生中创作大量作品,然而在其创作生涯的初期甚至有生之年,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并不能及时被社会认可,因此在画家成名之前,其作品通常是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出售。然而在画家成名后,作品往往价格飙升,艺术品经销商在作品转售中获得更大收益,但是作者却不能从中获得任何补偿。据说,当年法国《著作权法》的产生是因为一幅著名的漫画,画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买家胳肢窝下夹着一幅画,得意洋洋地走出拍卖行,路边衣衫褴褛的艺术家指着画对儿子说:那是你爸爸画的。由此,法国政府创立了这个法律。这个法律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并不是所有的作品、每一次上拍都适用追续权,而是要根据购入和卖出的时间、买家的情况具体分析。

《法国知识财产法典》第L.122—8条第三款明确规定:“追续权由转售者履行。付款的责任归于参与转售的专业人员,如果转售行为在两个专业人员间进行,则归于与转售者。”欧盟《追续权指令》(Directive2001/84/EC)前序第25项规定:“(艺术品转卖)提成费原则上应当由卖家支付,各成员国应当根据此原则规定付款责任的递减阶梯。销售结束后卖家是(该提成费)付款人。”

艺术品经销商认为作者的成名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特别是与经销商的商业操作密不可分;作者则认为作品的核心艺术价值来源于作者的创作,因此作者才应该是作品的最大获利人。为了平衡画家与艺术品经销商的利益分配,法国在《著作权法》中创造了追续权制度,随后该制度被德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所效仿。

由此可见,不论是《法国知识财产法典》,还是欧盟《追续权指令》,对于艺术品专卖提成费应当由谁来承担的规定非常明确,佳士得在其拍卖合同条款中单方面要求提成费由买家承担的约定显属违法,应当根据法院的裁决加以修改。佳士得即使上诉到法国最高法院,其诉求极有可能被驳回。

而属于英美法系的英国和美国的法律则不是这样。其法律价值是保护商人的社会地位,非常强调商品的自由流通和商人的经济利益以及权利的保护。英美法系的重点是保护拥有物质的所有者,而不是其原始创作者;重视商品市场的自由交易而不是精神价值。其立法目的是鼓励商人对文化产业进行大力投资。英美法律规定了著作权人只可以对著作权进行控制,没有约束和声明对作品本身的使用和传播可以控制。换就话说,著作权是对作者创作行为和智力劳动的成果的著作权进行保护,而作者所有权已经在第一次出售后就丧失了。因此,美国、英国以及英联邦的一些国家的法律中则一直没有采用追续权。

受条件所限,笔者短期内难以获取关于此案的背景信息以及法国艺术品市场近况,仅从Artnet新闻的信息可知,因为追续权的实施,佳士得在法国艺术品拍卖市场面临较大困难,否则,它不会公开挑战巴黎法院否决它明显违法的拍卖合同条款的裁决。

艺术品的增值起源自多种因素。首先,艺术品的价值来源于作者长期的、艰辛的创造性劳动,是作者的智慧凝结的成果。其次,画廊、拍卖行等艺术品经销商的传播行为促进作品增值,对于一些尚未成名的艺术家和价值尚未被认可的艺术品,经销商往往通过商业宣传、炒作等商业化运作手段,引起公众对这些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关注,使公众认识到作品中巨大艺术价值进而提高艺术品的价格。

向卖家征收“转卖提成费”较合理

艺术家往往过多地强调创作者的创造性劳动,他们认为,如果没有作者赋予作品以灵魂和内涵,那么再精妙的商业运作,都不足以引起美术作品价值的质变,创造价值的人应该获得对等的回报,作者应该是作品价值及作品增值的获益人。

在艺术品市场中,拍卖企业主要通过向买卖双方收取佣金来获利的。卖家有好东西拿出来拍卖,买家踊跃出价成交,拍卖企业才有利可图。这中间,卖家拿得出来优质拍品提供给市场,才能吸引到肯出价的买家——卖家是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关键。一般来说,卖家总希望卖出高价,同时尽可能降低出卖成本。如果在佳士得上拍,在佣金之外,卖家还要另外缴纳一笔“转卖提成费”,那样做多少会减弱出卖意愿,有可能发生佳士得所说的,他们有可能选择到其他没有规定追续权的国家委托拍卖。

而艺术品的投资者、经营者、收藏者则十分强调投资收藏、推广包装、展览销售等智力劳动以及投资的作用及其风险。只有在这些运作下,艺术品才更容易得到社会各界的认知,才更容易得到价格提升。而投资与运作艺术品也是有很大经营风险的,艺术品的增值正是对于这些投资与运作的回报。他们认为,伴随着这些代理和推广,艺术家已经能够享受到相对应的收益,并一直能够持续享受这种收益和艺术品不断增值的丰硕成果!因此,不应该再从艺术品过后的转让中再提取收入。

其实,在艺术品转卖时,向卖家征收“转卖提成费”较为合理,因为卖家在多数情况下是直接获利者。为了不因这种转卖提成费给卖家增加过多负担,在一些建立起了追续权制度的国家,对于提成费规定了随着成交数额增加,提成比例递减的规则,以及设置了最高提成费数额。例如,欧盟《追续权指令》设定的提成费最高不超过1.25万欧元。

从艺术创作者的角度而言,追续权无疑是件好事,因为每一次交易中都能享有收益。但从市场角度而言,追续权则属扼杀市场发展,意味着给每次交易都增加了成本。对于投资者而言,投资艺术品的兴趣可能因此而降低。

欧盟《追续权指令》规定的转卖提成费率是:

中国现在缺绘画艺术家吗?从拿工资的职业画家到业余画家,从各级美术学院毕业生到各大综合大学艺术系的学生,从演艺明星到退休公务员,喜欢艺术创作的比比皆是。而其中,能够有专业经纪代理机构或画廊全面包装代理的画家能够有多少呢?作品能够进入到国内拍卖场上的画家有多少呢?笔者认为大约只是凤毛麟角,连5%都不到。许多画家经常找人帮其卖画,托付拍卖行的人希望能把自己的作品带进场进行拍卖。为什么?因为种种原因,我们的艺术家经纪代理机制还不完善,很多画家亟待有画廊来帮助他们推广、展览和销售,这正是目前国内艺术品一级市场十分虚弱的现状。我们的国情是:不缺画家缺画廊,不缺创新缺资金!

(a)5万欧元以下为4%;

所以,是应该保护画家的创作积极性?还是要建立健全艺术品的销售代理机制?哪个更重要?笔者以为,答案是后者!如果没有画廊等代理机构先行投资对画家进行市场运作,是很难谈到作品价值提升的,此时,追续权也就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而艺术品市场的当务之急是发展、支持和完善一级代理市场,疏通艺术品的销售渠道,让更多的画家能在不长的时间里就看到自己作品的价值开发和价格提升!如果在目前状况下实行追续权,则会增加投资、代理艺术品的未来风险,打击艺术品投资者和经营者的投资、经营意愿,实际上等于杀鸡取卵!

(b)5.01万欧元到20万欧元为3%;

笔者以为,如果我国将追续权立法,拍卖企业的收益因此所受的影响也许并不会很大,“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拍卖行变成了代扣代缴,就像当今代收艺术品卖家的所得税一样,账会算在买卖双方的身上。但追续权的存在会给拍卖企业带来无穷多的烦恼和困扰,因为,拍卖行接受艺术品拍卖委托时必须要求卖家提供原始交易凭证,这样在成交后才能计算出差价来以便计算追续权,而在目前实际中,卖家常常难以提供出这样的凭证。

(c)20.01万欧元到35万欧元为1%;

最麻烦的事情是:画家或其家属子女都会天天拿着拍卖统计数据找到拍卖行要钱!拍卖行得要专门成立一个接待部,其规模可能要超过业务征集部门,专门做接待、调查、统计、确认工作,必要时还要审查来人的户口甚至做DNA检测以确定是不是画家的后代,可能还要了解清楚画家有几个儿女甚至孙子孙女,这追续权到底发给谁?发错了引起家庭纠纷、打起官司则如何?拍卖行似乎也应该了解画家有没有遗嘱,遗嘱中有没有谈到追续权给子女分发的比例?这要麻烦起来还不把拍卖企业给折腾死?!

(d)35.01万欧元到50万欧元为0.5%;

上面这当然只是假设的一种场面,相信在法国也不会是这样运作追续权的。一定是有一个或多个追续权代理公司,代理艺术家或其家属子女向拍卖企业、其他销售机构及个人收取追续权提成。但如同上面所描述的拍卖行的烦恼,这个机构面向交易和追续权利两方的工作量会是相当地大,面对众多画家的作品和众多的家属后代,如何做到准确、公开、公平是十分不容易的!

(e)超过50万欧元的为0.25%,但提成费以1.25万欧元为最高限(即所谓“天花板费率”)。

有一种猜测,如果追续权入法,国家出版署会像原先音乐版权那样指定一家下属机构垄断代理追续权。是不是会出现当年音乐版权问题时那样征收的不科学、不准确、数据不公开、不公平,如此一来,画家就会像那些作曲家一样,一年到头拿不到几个钱!则追续权就成为了某些人或机构的牟利工具了,这就与立法的本意差之千里了!所以,如果立法通过追续权,政府一定要广为招标出最好的、高效的征收模式和发放模式,一定要选择多家机构在竞争中操作,公开、公平、准确、高效地贯彻法律。

佳士得对巴黎法院裁决的挑战虽然不大可能取得成功,但是,追续权在法国的实施对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影响,甚至连佳士得这样颇有名气的拍卖企业都深感压力,这种情况仍然值得中国相关立法机关和拍卖企业关注。

如果追续权入法,追续权将如何监督统计非拍卖形式的艺术品私下交易?艺术品藏家会不会掩盖或修改原买入成本价格?拍卖行会不会倾向于更多地经营私人洽购?在目前缺乏各类监督机制的国家体制下,笔者相信,追续权会导致更多的私下交易、低价交易、平价交易、馈赠、修改数据等行为的出现,以避免监控和支付提成,而管理监督机制将难以实现控制!

引入追续权应慎重

如果将追续权入法,则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许多画家或家属子女将会认可画廊、拍卖场等交易场所中仿造该画家的并且成交了的赝品!因此会带来以假充真的大混乱。画家及家人为赝品出具的证明、证书将会满天飞,这对于当今艺术品市场良莠不分、赝品充斥的一些角落,更如同火上浇油!必将极大地损害未来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健康发展!

追续权制度所包含的“惠益分享”、鼓励创作的理念是美好的,但是,一个美好的理念,需要具备一定的社会环境才能够很好实施。就目前已经建立了追续权制度的国家的经验来看,追续权的美好理念是否带来积极效果尚有待验证。

笔者以为,在目前我国的国情下,暂时不将追续权入法为好!

自2006年欧盟实施追续权之后,欧洲艺术品市场在全球份额占比便开始下降。有分析指出,虽然这个下降的原因尚待分析,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即欧洲艺术品交易份额的下降和实施追续权有关。我们没有看到追续权给欧洲艺术家带来多少实惠,反而看到其对欧盟的艺术市场有较大负面影响。在欧洲尚且看不到实施追续权的好处,在中国更不宜匆忙引入追续权。

最近几年,欧盟在与一些国家进行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中,都有专门的条款对追续权加以规定。目前,欧盟和美国也正在进行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其中也涉及追续权问题。欧盟要求美国修改其版权法,在美国版权法当中加入追续权条款。对此,美国至今都没有给出肯定答复。这从一个侧面证实,作为曾经的艺术品市场第一大国,美国对追续权立法是相当谨慎的。在没有充分证据证实这项制度能够给它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之前,它绝不愿意轻易地落入欧洲人已经布置好的美丽“陷阱”。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