缭 绫

缭绫

呵冻提篙手未苏,满船桐月雪模糊。画师不识渔家苦,好作寒江钓雪图。——西夏·孙承宗《渔家》

白居易

念女工人之劳也

渔家

明代:孙承宗

(15陆3—1638)高阳人,字稚绳,号恺阳。为诸生时,教读边郡,喜从老兵究问险要阨塞。万历三102年贡士。授编修,进中允。历谕德、洗马。熹宗即位,充讲官。朝臣推为兵部长史,主辽事。帝不欲承宗离讲筵,不许。天启二年广宁失守,乃拜兵部军机大臣兼东阁大学士。三年,为李进忠党所谗,乞归。崇祯二年,唐宋兵陷畿辅州县多处,思宗命承宗守通州。次年,收复遵化等四城。后以大凌河等地失守,廷臣归结承宗筑城之计,引疾归。家居柒年,十一年,清兵攻高阳,率家小拒守,城破,投环死。子孙几个人皆战死。福王时谥文忠。有《高阳集》。

孙承宗

幽州胡马客,绿眼虎皮冠。笑拂七只箭,万人不可干。弯弓若转月,白雁落云端。双双掉鞭行,游猎向楼兰。出门不顾后,报国死何难?天骄5单于,狼戾好粗暴。牛马散利古里亚海,割鲜若虎餐。虽居燕支山,不道朔雪寒。妇玄女时笑,颜如赪玉盘。翻飞射野兽,花潮醉雕鞍。旄头四光芒,争战若蜂攒。白刃洒赤血,流沙为之丹。主力古是什么人,疲兵良可叹。曾几何时天狼灭?老爹和儿子得安闲。——宋朝·李十二《郑城胡马客歌》

宛城胡马客歌

瓮中无斗储,发箧无尺缯。友来从本身贷,不得而知应。——两汉·武皇帝《谣俗词》

谣俗词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应似桐君山前段日子球前,四拾伍尺瀑布泉。中有作品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雪。织者何人衣者何人?越溪寒女汉宫姬。二零一八年中使宣传口敕,天上取样俗尘织。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纹。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昭阳舞人恩正深,春衣1对值千金。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平常缯与帛。丝细缲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西夏·白居易《缭绫》

缭绫

唐代:白居易

缭绫缭绫何所似?不似罗绡与纨绮。应似茅山后二个月亮前,四拾伍尺瀑布泉。中有小说又奇绝,地铺白烟花簇雪。织者哪个人衣者什么人?越溪寒女汉宫姬。2018年中使宣传口敕,天上取样世间织。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广裁衫袖长制裙,金斗熨波刀剪纹。异彩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昭阳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对值千金。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缭绫织成费功绩,莫比通常缯与帛。丝细缲多女子手球疼,扎扎千声不盈尺。昭阳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捌揭秘,社会,人民

  缭绫缭绫何所似? 不似罗绡与纨绮;
  应似香炉山上个明亮的月前,四10伍尺瀑布泉。
  中有作品又奇绝, 地铺白烟花簇雪。
  织者哪个人衣者哪个人? 越溪寒女汉宫姬。
  二〇一八年中使宣口敕, 天上取样凡间织。
  织为云外秋雁行, 染作江南春水色。
  广裁衫袖长制裙, 金斗熨波刀剪纹。
  异彩奇文相隐映, 转侧看花花不定。
  昭阳舞人恩正深, 春衣一对直千金。
  汗沾粉污不再着, 曳土踏泥无惜心。
  缭绫织成费功绩, 莫比常常缯与帛。
  丝细缲多女子手球疼, 扎扎千声不盈尺。
  昭阳殿里歌舞人, 若见织时应也惜。

白居易

  那首诗,是白乐天《新乐府》五10篇中的第一十1篇。焦点是“念女工人之劳”。笔者从缭绫的生产进度、工艺特色以及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人际关系中提炼出那壹宗旨,在措施表现上很有斩新。

缭绫缭绫何所似?

  缭绫是一种特出的绸缎,用它做成“昭阳舞人”的“舞衣”,价值“千金”。本篇的描写,都观看于这种丝织品的极其规的名牌产品特产产品优品,而写出了它的分化平日的优良,则优异的高难也就映注重帘了。

不似罗绡与纨绮;

  “缭绫缭绫何所似?”──小说家以黑马的一问起来,让读者殷切地期待下文的答应。回答用了“比”的一手,又不是大致的“比”,而是先说“不似……”,后说“应似……”,文意层层逼进,文势跌宕生姿。罗、绡、纨、绮,那各样丝织品都一定卓绝;而“不似罗绡与纨绮”一句,却将那一体全部抹倒,评释缭绫之出色,非其余丝织品所能比拟。那么,什么才配与它相比较吗?小说家找到了1种原始的东西:“瀑布”。用“瀑布”与丝织品相比较,唐人诗中并不少见,徐凝写青城山瀑布的“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八仙岭色”,正是1例。但白乐天在此处说“应似白山这一个明亮的月前,四10伍尺瀑布泉”,仍彰显新颖贴切。新颖之处在于照“瀑布”以“明亮的月”;贴切之处在于既以“四十5尺”兼写瀑布的低下与一匹缭绫的长度,又以“昆嵛山”点明缭绫的产地,与下文的“越溪”相呼应。缭绫是越地的名产,天台是越地的名山,而“瀑布悬流,千丈飞泻”(《太平寰宇记·路桥区》),又是将军寨的奇景。诗人把越地的名产与越地的名山奇景联系起来,说壹匹四拾5尺的缭绫高悬,就象东坪山上的瀑布在月球下飞泻,不止写出了形状、色彩,而且表现出闪闪寒光,耀人眼目。缭绫如此,已经是过硬了;但还不住这么。瀑布是从未有过“小说”(图案花纹)的,而缭绫呢,却“中有成文又奇绝”,那又非瀑布所能比拟。写那“作品”的“奇绝”,又连用两“比”:“地铺白烟花簇雪”。“地”是底子,“花”是花纹。在不太高明的散文家笔下,只可以写出缭绫白底白花罢了,而香山居士一用“铺烟”、“簇雪”作比,就不唯有写出了底、花俱白,而且连它们这柔和的材质、半晶莹剔透的光感和闪烁不定、令人望而生寒的色彩都表现得有板有眼。

应似黑山谷上明亮的月前,

  小说家用6句诗、一多种比喻写出了缭绫的名特别巨惠奇绝,就立即掉转笔锋,先问后答,点明缭绫的生产者与顾客,又从那双方面进一步描写缭绫的卓绝奇绝,优异双方悬殊的反差,新意层出,波澜叠起,如入山阴道上,令人目不暇给。

四拾伍尺瀑布泉。

  “织者哪个人衣者什么人”?连发两问,“越溪寒女汉宫姬”,连作两答。生产者与消费者以及他们之间的对峙,均已心心念念。“越溪女”既然那么“寒”,为啥不给协调织布御“寒”呢?就因为要给“汉宫姬”织造缭绫,不暇自顾。“中使宣传口敕”,表达太岁的一声令下不可抗拒,“天上取样”,表达技艺需求相当高,因此也就卓殊辛劳。“织为云外秋雁行”,是对上文“花簇雪”的补偿描写。“染作江南春水色”,则是说织好了还得染,而“染”的难度也突出大,由此也卓越困难。织好染就,“异彩奇文相隐映,转则看花花不定”,其工艺水平竟高达这样惊人的水准,那么,它费用了“寒女”多少劳力和血汗,也就一挥而就猜想了。

中有成文又奇绝,

  精美的缭绫要织女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丝细缲多女子手球疼,扎扎千声不盈尺。”但是,“昭阳舞女”却把缭绫制成的价值千金的舞衣看得半文不值:“汗沾粉污不再着,曳土踏泥无惜心。”这种相比,揭破了三个事实:皇上派中使,传口敕,发图样,逼使“越溪寒女”织造精美绝伦的缭绫,正是为着给她偏爱的“昭阳舞人”做舞衣!就这么,作家以缭绫为难题,长远地展现了封建主义被剥削者与剥削者之间类锐的争辨,讽刺的笔锋,直触及君临天下、圣洁不可侵袭的国君。其精粹的艺术技术和深入的思考意义,都值得尊重。

地铺白烟花簇雪。

  那首诗也从侧素不相识动地显示了明朝丝织品所达成的惊人水平。“异采奇文相隐映,转侧看花花不定”,是说从差别的角度去看缭绫,就展现出区别的精彩纷呈奇文。那绝不言过其实。《资治通鉴》“李治景龙2年”记载:安乐公主“有织成裙,值钱一亿。花绘鸟兽,皆如粟粒。重视、旁视,日中、影中,各为一色”,就可与此相参证。

织者哪个人衣者何人?

越溪寒女汉宫姬。

二〇一八年中使宣口敕:

上苍取样尘间织。

织为云外秋雁行,

染作江南春水色。

广裁衫袖长制裙,

金斗熨波刀剪纹。

多彩奇文相隐映,

转侧看花花不定。

昭陽舞人恩正深,

春衣壹对直千金。

汗沾粉污不再著,

曳土踏泥无惜心。

缭绫织成费功绩,

莫比常常缯与帛。

丝细缲多女子手球疼,

扎扎千声不盈尺。

昭陽殿里歌舞人,

若见织时应也惜!

白乐天诗鉴赏

那首诗为《新乐府》五10篇中的第①十壹篇。清代自安史之乱后,越州一带的丝织业在衙门的奖赏下连忙发展,缭绫就是里面相当漂亮的一种丝织品。元稹在《-阴-山道》诗中写道:“越呒縠(绉纱,薄而轻)

缭绫织一端(唐制以6丈为端),10匹素缣(一种微带黄|色的细绢)工未到。”意思是用织十匹普通素绢的工力,也织不出1端缭绫。可知这种高等新型天鹅绒纺制的精难程度。因为它适合宫廷贵族的开销须要,劳顿纺织的越溪寒女就只可以日夜劳作,以至搭上自身的后生。元稹《古题乐府·织妇词》云:“缲丝织帛犹努力,变缉(聂,南宋计丝的量词)撩机劫难织。东家头白双姑娘,为解挑纹(挑成花纹)嫁不得。”可知当时缭绫贡户生活的痛楚。因而当时有过多骚人作诗讽谏,白乐天就作下了那首《缭绫》诗。

诗词首句“缭绫缭绫何所似?”以问句的格局聊起读者对缭绫这种丝织品的小心,产生1层悬念,读者起头发出对缭绫的拥戴心境。但接下去作家并未回答后面包车型客车问话,而只是说“不似罗绡与纨绮”,罗绡纨绮都是丝织品,它们虽不算最地道高等,但在当下也是分外华侈的衣着用品了。缭绫既不象罗绡纨绮,则悬念进一步加深,读者想驾驭缭绫究为啥物的好奇心愈加遐迩闻名。在这种情状下,诗中才说它就象在晴朗的月光映照下,从八仙山上倾泻而下的瀑布那样神奇绝妙。缭绫是越州名品,天台是越州名山,三山有石梁瀑布,“瀑布悬流,千丈飞泻,远望如布”(《太平寰宇记·三门县》)。用地点名山瀑布形容当地天鹅绒著名商品,又用“月亮”修饰,就不是相似的皮毛比喻所能比拟了。散文家就像还不满意,接下去进一步描绘缭绫的精细,写它的图案花纹是由黄色气团雾般的写底子,衬着白雪同样的花簇,交映生辉,奇妙无比。读者自然会问,如此完美美妙的化学纤维是什么人又是什么纺织加工的呢?穿着使用它的又是如哪个人吧?作家答说“越溪寒女汉宫姬”,正是说是由越溪一带的老少边穷女孩子加工,宫廷里妃子们消费的。一方生产,1方消费本无不可,但纺织这种丝织品的越溪女是“寒女”,就很有些令人质疑了。按说那个生产棉布,进行纺织加工的大家是不该贫寒的,因为他们生产的事物是那样昂贵。三个“寒”字,足以表明越溪织女的生活特别劳苦。很扎眼,那么些穿着使用缭绫的王室妃子们,她们的大吃大喝生活便是创设在费力职业的越溪女的切肤之痛之上的。

紧接着诗歌描述缭绫的制作进程。依圣上的口谕,须要根据宫中御用的花样,织成象蓝天白云、秋雁南飞的图案,染成江南春水般的碧咖啡色,再用金属熨斗熨烫和剪刀裁制出卓越的波纹,那样奇文异彩相映生辉,让人眼花缭乱。用这么高端的绸缎,制成一套舞衣,价值千金毫不足奇。古怪的是,那一个受宠的妃子身着如此豪华的衣服,并无星星保养之意,稍有肮脏便弃之如垃圾。可是缭绫的制造进度确是极费工作时间的,扎扎不停的机杼,千声之后也不一定能织出一尺成品来。写到这里,诗人惊叹说:“昭陽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小说家希望那么些受宠的贵大家,在穿着使用缭绫时,应当思量织女们的艰辛,要有珍重之心才是。

全诗重视落墨描写缭绫制作进程的目眩神摇、女工们的麻烦和宫廷贵大家的华侈无度,通过明显比较,委婉而强劲地揭穿了统治阶级的穷奢极侈。全诗结构上左右呼应,以“昭陽舞人恩正深”上承“汉宫姬”,最后描述女工人的劳动劳作,突然点出“昭陽殿里歌舞人,若见织时应也惜”,极自然玄妙大功告成地引出文章的宗旨,展现出散文家深厚的措施基础。

清人翁方纲曾评价说,白乐天的“7古乐府,则独辟町畦(田埂及田块),其钩心斗角,接筍缝处,殆于不也许不备”(《石洲诗话》卷2)。的确《缭绫》1诗在布局上就反映出了仔细安顿,交接调换自然,比较及相应美妙等天性。能够见到,白居易的“乐府诗”——亦即讽谕诗,决不是随心所欲,信笔所至,语到诗成的,小说家在谋篇布局上的细致企图,就是爆发讽刺深切而玄妙,相比较明显而又深意深刻的点子功力的一个重中之重元素。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