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巴哈德答应我们,在拂晓前带着他的人到福勒营地附近跟我们会合。巴拉兰和我以及愿意加入我们的塔如人,走出小茅屋,走进凉爽的夜色中。那头大象被留在了村子里。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统,在佛教徒中仍然通行,先生,公元一世纪时,克什米尔宗教会议后,卡尼西卡国王到佛祖的出生地旅行,他留下一件礼物以示纪念,那件礼物是一个宝物盒,里面装有价值不菲的财宝,这成了古山皇室收藏品的一部分。同时,里面还有佛祖的遗体,装在一个小布袋里。起先,宝物盒供奉在汝敏德附近的一个佛塔里,后来被移到了嘎比拉瓦斯都城,那里是佛祖长大成人的地方,他也是从那儿开始云游四方以求顿悟的。”

刚看到这张字条,那个女人很惊讶,也非常生气,一个陌生人要帮忙去找她的丈夫,福尔摩斯看见了她怀疑的眼神。突然,她的脸色变得很冷漠,甚至是冷酷无情起来。她抬起头,朝福尔摩斯点了点头。福尔摩斯便叫侍者把茶给他们端到阳台上去。

  ”尽管巴拉兰大腹便便,可在丛林中他却健步如飞。对这片地方,他很熟悉,我只能跟在他后面。丛林里漆黑一片,惟一能见的就是那条土路,还有走在我们前面的包着头巾的一队人。

  ”对我们的对手来说,这真个合适的猎物。光财宝就值一大笔钱,更何况还有佛祖的遗体,这让福勒的战利品的价值变得无法估量了,特别是如果被卖给一个富裕的外国佛教徒的话。所以福勒埋伏起来,直到发现了目标再出击。他还把史密斯当作人质,以获取需要的信息。告诉我,亲爱的穆克吉,嘎比拉瓦斯都在哪儿?”

  ”我根本不认识您。”那个女人说,”不过,您既然知道我丈夫失踪的事,所以您一定参与了陷害我丈夫的阴谋,告诉我他在哪儿,我恳求您。”

  ”这样走了三个小时才接近目的地,我们来到迪拉乌拉科特外的一片空旷地带。巴拉兰走进一间小茅屋,并示意我也进去。几分钟后,简·巴哈德进来了。他宣布,福勒的营地已经被他们的人给包围了。福勒以及戈甘·森一伙人都跑不了,并说剩下的事就看我们的了。”

  ”确切的位置没人知道,不过,我猜大概在迪拉乌拉科特村附近,那个村子就位于尼泊尔边境的那一边。”

  她的眼中充满了绝望。福尔摩斯估计得没错。

  福尔摩斯和巴拉兰继续走进营地,尽量接近中间的篝火。除了一名守卫,别的人几乎都睡着了。史密斯、他妻子和穆克吉坐在地上,挤成一团,离篝火不远,他们的手脚都被绑着。土匪们随地而卧。营地中有几顶帐篷,福勒肯定睡在一个帐篷里面,土匪头子戈甘·森则在另一个里面,他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史密斯同意这个看法吗?”

  ”您说对了,女士。我们素未谋面,但我可以发誓说我不知道您丈夫在哪儿,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所知道的都来自我的观察。”

  ”然后,我决定走上前去,虽然这有点鲁莽。我径直走到守卫面前,用印度语跟他说话,要他带我去见福勒。丛林中突然冒出来一个高个子英国人,这让他惊恐万分,他没有发出警报,而是带着我直接去了福勒的帐篷。福勒正睡着,身边有一支来福枪。我把枪拖过来,他一下子就醒了。但为时已晚,我拿枪指着他的脑袋。

  ”就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多次,我保证他跟我持同一观点。不过,我们一直没有公开,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推论如果落入不法分子之手,后果将不堪设想。文森特和我一样,我想不管情况多么危急,他也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给弗丹。”穆克吉说。

  ”您的观察?”她语含讽刺地问道。

  ”‘慢慢站起来,福勒,不许出声。’他一切照办。华生,我必须说,当福勒认出我来时,我正用来福枪抵着他的左鬓,他脸上充满了怀疑和恐惧,我这辈子很少让人那样。他害怕得发抖,但我却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得把他看紧了。我示意他放人,他立刻照办了。我叫惊慌失措的史密斯夫妇和穆克吉跟着巴拉兰。我们走回到我们自己人这边,终于安全了。这个时候,福勒脸色苍白,好像一个幽灵。”

  ”现在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如果史密斯真的在福勒手上,我们就应该马上赶到嘎比拉瓦斯都,或者去迪拉乌拉科特更好,我肯定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古老的地名,除了古文物研究者以外,没人知道。也许只有在那儿我们能遇上福勒。”

  ”一个女人焦躁不安地拨弄她的结婚戒指,并注意着旅馆门口等着什么人来,这一看就能明白,那个人肯定是她丈夫,但他没有来,这让他的妻子极度惊恐。服务员看起来跟您很熟,所以我想您一定已经等了好几天了。您害怕的是,现在您的丈夫遭遇了不测。”

  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福尔摩斯说。福勒意识到我们只是以智取胜,便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他转身就跑,狂奔回营地,大叫他的人起来战斗。但是,警告来得太晚了。简·巴哈德和他的人不想放过福勒一伙,他们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有利位置。接下来就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大屠杀。所有的盗贼和杀人犯在他们起床的那一刻就被消灭了。

  ”我不能呆在这儿,福尔摩斯先生。我有责任找到史密斯先生。”

  ”作为一个药剂师,您真是太聪明了。”她说。

  ”我吩咐两个塔如人守护史密斯夫妇和穆克吉,然后就冲回混乱的场面中。但当我到达时,一切都结束了,一个也没跑掉。在晨光中,当时的情景看着令人毛骨悚然。包括戈甘·森以及福勒的三个欧洲同伙在内,共有二十四个土匪倒在地上,死了。只有四个人活了下来,但伤势严重,他们都被带去问话了。但是,让我极为吃惊的是,福勒竟然跑掉了。哪儿也找不到他。他利用火拼开始前的那一瞬间逃进了丛林。他到底是蜷伏在附近,还是在荒野里漫无目的地瞎跑,我不知道。

  ”我想说的是,您对我们此行至关重要,穆克吉先生,就像您现在所做的。没错,其实,您必须去;您必须陪着史密斯夫人,保证她的安全。我则走另外一条路。”

  ”我以前还干过别的。也许,女士,给您看看这个才能得到您的信任。”

  ”我决定顺其自然。如果福勒还活着,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我们不想再找他了。我们给印度和尼泊尔当局都发去短信,要他们警惕他的行踪,但福勒还是逃之夭夭了。”

  听说马上要离开巴纳拉斯去寻找丈夫,史密斯夫人大喜过望。不过,福尔摩斯却不那么乐观,他知道福勒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阴险狡诈,残忍无情。事实上,很有可能在他们到达前,福勒就已经找到了猎物。如果那样的话,福尔摩斯相信,福勒会毫不犹豫地干掉史密斯,拿他的尸体去喂德拉仪的豺狼。但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让穆克吉跟史密斯夫人一道走最直接的那条路去汝敏德,他们三天后在那儿会合。福尔摩斯独自上路,非常希望能得到一位朋友的协助,他知道那个人在德拉仪很有影响。

  那是一封总督写给罗杰·兰登-史密斯的短信,为一件在巴特那的小事感谢他,还热情地赞扬了他。她看完信后,福尔摩斯对她说:”我向您保证,女士,您完全可以相信我,我只是想帮助您夫妻团聚。”

  当天晚上,他们在护卫下,在西姆拉翁嘎附近宿营,第二天到达印度边境,福尔摩斯在那儿跟巴拉兰和简·巴哈德道了别,和史密斯夫妇以及穆克吉一起去了德里。在火车上,福尔摩斯了解到文森特·史密斯的痛苦经历。他们不断用酷刑威胁他,但他还是把他们引上了歧途,直到有一次偶然地发现了那座佛塔,里面藏着福勒搜寻的目标:卡尼西卡的宝物盒。

  ”那天已经不早了。”福尔摩斯说,”穆克吉和史密斯夫人马上就要出发,赶下一班去巴特那的火车,那样他们当天晚上才能坐最后一班船渡过北边的河。他认为他们这样就可以比较轻松地在第二天到达贝萨村,第三天最后到达汝敏德。我们在旅馆的花园里道了别。”

  她苍白无力地笑了一下,说:”这么多天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了一点希望能找到我深爱的文森特了。”

  史密斯说:”您可以想象,福尔摩斯先生,当我看见这件无价之宝落到了福勒手上时,我有多么惊恐。他贪婪地盯着佛塔,然后他意识到他不再需要我了,痛苦的时刻到了。他残忍地想尽各种杀死我的办法,他甚至想把我打伤后扔去喂野兽。我妻子和穆克吉的被捕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我才逃过一劫。然后,他派一个手下奥博特设法把宝物盒送了出去。现在,我们丢失了宝物盒,但我希望总有一天能把它找回来。”

  福尔摩斯一直等到傍晚,然后,他匆忙换上印度男人晚上的衣服,宽松的衬衫和长裤。白天的话,这样装扮就足够了,天黑以后,这身打扮也至少可以让他行动起来比较方便。他招了一辆人力车,把他送到火车站,上了一趟开往莫迪哈利的列车,那是一座距离尼印边境不远的小城。

  ”请您把整件事情从头讲给我听听。”福尔摩斯说。

  ”我相信一定能,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福尔摩斯回答道,”您可以相信,巴拉兰和简·巴哈德会竭尽全力把宝物盒追回来,也许会安全地放在伦敦。”

  ”车厢里很拥挤,我和一个印度家庭坐在一起,他们很和气,把东西分给我吃。他们下车后,就剩我一个人了。你可能对我这次冒险行动感到困惑,华生……”

  ”我和我丈夫在印度已经住了六年了。我们本来住在加尔各答,前不久搬到了德里。我丈夫叫文森特·史密斯,是印度考古勘测的总指挥。我们一直过得平静而幸福,因为我对他的考古事业也很感兴趣。跟很多到这儿来的英国人不同,我丈夫的工作并没有让我们分开。他把他的热情和考古发现都跟我一一分享,我也尽力助他一臂之力。”

  福尔摩斯在德里没呆多久,他临走前,史密斯告诉他关于福勒的最新消息。有人看见福勒逃往尼泊尔,但随后又失踪了。尼泊尔当局已经得到了消息,但他们还没有回复。福勒又一次巧妙地避开了追捕。

  ”是的,”我说,”我不明白。您为什么希望找到史密斯而不管福勒?”

  ”您丈夫写的书我很熟悉。”福尔摩斯说,”请您说下去。”

  ”因此,华生,印度的故事我讲完了,多年以后,福勒终于在伦敦落入了法网。”

  ”你知道,华生,我虽然喜欢冒险,但并非有勇无谋,如果我对结果没有把握我就不会插手。这件事情,坦率地说,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我本来不应该管,但有一个原因:我在德拉仪有一个帮手。如果我能找到他,他就会给我提供巨大的帮助。他叫巴拉兰,住在一个叫哈里亚婆的村子里,那儿离莫迪哈利很近,火车在那里有一站。”

  ”您知道,我丈夫把他的一生都投入到重建印度历史和保护印度历史遗迹的事业中了。他现在正在写一本关于南亚次大陆早期历史的书,我斗胆说一句,那将是多年来这一领域中第一流的作品。在写作过程中,文森特对早期历史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但是他感觉到自己十分欠缺早期佛教方面的知识。于是,他开始热心于把勘测推进到尼泊尔的德拉仪一带,他相信,在深山老林中一定隐藏着一些考古遗迹可以解决很多历史问题。他研究过众多课题,但是这一次我发现他几乎陷了进去,想的说的全是这些。”

  ”真让人难以置信,福尔摩斯。您是怎么知道佛像里有宝物盒的?又为什么会有两尊佛像?”

  福尔摩斯是在从加德满都向南的长途跋涉中认识巴拉兰的,他说,巴拉兰还请福尔摩斯去他家住了一段时间。那时,福尔摩斯了解到,巴拉兰受到当地人的普遍尊敬,把他看作某种首领。他的家族本是一个古老的山地部落头领,但他的父亲被敌人从山上赶到了德拉仪的丛林之中。敌人以为可怕的疾病和气候会置他们于死地,但他们活了下来,不仅没有死,反而兴旺发达起来。巴拉兰继承了父亲的产业,成了地主,他经常外出察看自己的财产,他总是打扮成一个普通人,以便获得本地区的一些信息。因此,人们很爱戴他,对他也很忠诚。

  正当她丈夫全神贯注之际,她说,有一天在考古时来了一个英国人,他刚到印度不久,自称是个受过训练的考古学家,正在找一份野外考古员的工作。他出示的介绍信上,对他的评价很高,尽管考古队里谁也没听说过他,但他很快就被录用了。他说,他不久前在河内跟法国人一起工作,又在香港呆了一段时间,然后决定到印度来找份工作。他的推荐信上全是溢美之辞,看上去法国学者们说得有点过了。在文物方面,他懂得可真不少。他说自己对比哈尔北部以及尼泊尔德拉仪一带的地形很了解,说是曾做过专门研究。这一点让他立刻引起了她丈夫的注意,只是简单地跟他谈了谈,她丈夫就当场雇佣了他。

  福尔摩斯笑起来。”比两个还要多。但是我把答案留给你自己去想,我亲爱的华生。推理很简单。走吧,不早了,我也说够了。如果我们快一点,回家前我们还能喝上一杯浓啤酒。”

  ”火车到达莫迪哈利站时,已经是夜里了。”福尔摩斯说,”幸运的是,虽然很晚了,但我还是找到一个马车夫,他认识去哈里亚婆的路,也愿意带我去那儿。我爬进他那辆老爷车,我们一路向西飞驰而去。”

  ”那人叫安东尼·弗丹。”她继续说,”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人看着很不顺眼,相貌堂堂,过分殷勤,油腔滑调,我从心底里觉得他不可信。但他却很快赢得了我丈夫的信任,他们俩变得形影不离起来。他们越聊越起劲儿,文森特开始经常请他到我们家里来。这种关系让我非常不自在,有几次我甚至中途起身离开,弗丹总是贪婪地看着我,这让我不得不离开那个房间。”

  所以,我们飞快地走进那家位于大英博物馆旁边的酒吧,那是福尔摩斯最喜欢的一家,把安东·福勒抛到了脑后。

  那条路一开始还比较平坦,因为那是该地区的一条正路,不过很快他们就转向北朝尼泊尔边境驰去。他们走入一片茂密的森林,路开始变得崎岖不平,到处是车轮压过的痕迹,马都不想再走了。当他们走到德拉仪,福尔摩斯看到一块很大的白色石碑,标明印度边界,他知道离朋友的家不远了。一小时后,他走进一座玫瑰园,路的尽头就是巴拉兰的大宅子。房子漆黑一片,福尔摩斯走上台阶,但是,很快出来了一个仆人,告诉他主人在家。福尔摩斯被领进客厅,几分钟后,巴拉兰一脸睡意地出来迎接他,并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她丈夫对她的怀疑不以为然,还斥责了她一顿,说她的疑虑都毫无根据。第一次,她觉得跟丈夫有了距离,丈夫对她的关心也有些变了。但是,她越看弗丹越觉得信不过他。

  新世界出版社

  巴拉兰骨骼比较粗大,福尔摩斯说,脑袋也不小,一头浓密的黑发,鬓角处已经花白了。他大腹便便,双腿细长,但走起路来却行动敏捷,也不失优雅。在昏暗的房间里,他双眼闪烁着,当他笑着欢迎福尔摩斯时,福尔摩斯能看见他的白牙。

  ”因此,当文森特决定派弗丹去德拉仪对佛教遗迹进行初步的考古勘测时,我感到了一种解脱。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从尼泊尔统治者手里拿到了这次远征的许可,然后弗丹出发了,身边只带着一个助手,这大概是三个月以前的事了。考古队本来要给他提供一队工作人员,但他拒绝了,他说到了以后,在当地雇佣、训练工人就行了。”

  回书目

  ”我到这儿来是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福尔摩斯说,”我急切地需要你的帮助。”

  一个月后,她丈夫兴高采烈地对她说,弗丹取得了重大发现,他找到的一些遗迹可以将佛教的历史向前推进,这是个相当轰动的消息。弗丹的画像和图表都非常详细。考虑到这份报告是对印度古迹的巨大补充,她丈夫没有校阅就安排立即出版。

  ”说说看。”巴拉兰说。

  ”六个星期以前,”她接着说,”文森特回到家,情绪非常低落。他说弗丹的报告刚从印刷商那里拿回来,正准备出版时,他发现文章里有一些重大出入。跟他的副手穆克吉磋商后,他们觉得,弗丹不是犯了大错误就是制造了一场大骗局。尽管报告已经印出来了,但是文森特决定推迟出版,先进行一次实地调查。但最近弗丹却不再回信,失去了联系。现在只有穆克吉意识到可能上当了,为了避免给自己和政府带来困窘,文森特决定亲自去调查一下。

  福尔摩斯说着,巴拉兰脸上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

  ”穆克吉先出发了。几天后他从巴特那发回电报说,那个地方已经被弗丹及其同伙洗劫了,而他们抢走的主要是文物,弗

  ”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巴拉兰说,”我见过这个人,你叫他安东尼·弗丹。人们叫他‘马丹’,或者叫‘致命礼物’。他到处抢劫,破坏寺庙,把村寨化为废墟,拿走我们的神灵,运到国外。为此,他手下有几伙土匪,他们对他惟命是从,抢劫后,马丹给他们的奖赏也很阔绰。”

  丹本人已经逃之夭夭,很可能带着从古迹中得来的战利品离开了印度。这证实了我丈夫心底的忧虑。他仍然觉得必须亲自去一趟,他强烈地感到自己被出卖了。

  ”他到哪儿都这么干,”福尔摩斯说,”每到一处,他总是作恶多端。他杀人无数,自以为很了不起。”

  ”两个星期前,他上路了,让穆克吉留下来负责考古勘测,他以需要几周时间来详细记录自己的考古报告为名,出发前往尼泊尔的德拉仪。他答应我一到就给我发电报。但他离开后,却音信全无。十天了,我得不到一点儿他的消息,于是,我决定去找他。穆克吉陪我一直走到这里,他恳求我别再往前走了,他说光是德拉仪恶劣的自然环境,我就受不了。他说他要把一切都告知政府当局,并派一队警察和印度士兵去寻找我丈夫,但我不同意这样做。我丈夫不想让弗丹的事公开,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所以我意识到我只有一个人深入德拉仪的丛林地带去找我的丈夫。您昨天也许已经看到了,那个跟我一起在花园里的人就是穆克吉。他还是想说服我别去,但我打算今天就去巴特那,再前往德拉仪。”

  福尔摩斯历数福勒的种种罪状,巴拉兰仔细地听着。福尔摩斯说完后,他一时什么也没说,他的表情更加沉重。

  说到最后,福尔摩斯从她脸上已经看出了心底深深的恐惧。

  ”你不能单干,得有人帮你。”他说,”来,我们马上就走。”

  ”我认为您冒险去德拉仪是不明智的,女士。喜玛拉雅沼泽地的重重危险的确能让您寸步难行。如果我让您相信您丈夫只是落到了一个精通考古的江湖骗子手上,那么我就太不负责任了。实际上,他落入了一个文物惯犯之手,那人相当危险。那个自称叫安东尼·弗丹的人真名叫安东·福勒,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抢劫、盗窃文物古董,不断地毁坏历史遗迹。安东尼·弗丹这个名字是他过去曾使用过的假名之一。他在河内和香港的活动,我了如指掌。法国安全部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发出了通缉他的警告。不过,遗憾的是,印度还没有得到消息。”

  福尔摩斯跟着他的主人穿过玫瑰园走到马厩。巴拉兰在那儿养着大象,他挑了一头最高大的奔赴丛林之旅。

  她看起来比刚才更害怕了。”他会伤害我丈夫吗?”

  ”它能带我们去任何地方。”巴拉兰笑着说。他轻巧地一跃而上,伸出一只手给福尔摩斯。大象从地上立了起来,仆人递给他们每人一把来福枪。

  ”在他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前还不会。但愿他还没准备好去别的国家作案,也希望他还没有找到他的目标。也许他得在您丈夫的帮助下才能找到,或者鉴定真伪。无论如何,我必须跟穆克吉谈谈,然后出发去寻找您的丈夫。”

  ”让我们看看,”巴拉兰张着大嘴开心地说,”看我们怎么来对付这个欧洲佬。”

  ”我想跟您一起去。”她说出这几个字时异常坚定,福尔摩斯知道根本劝阻不了她。

  天上挂着一弯新月,万里无云,月光皎洁。福尔摩斯凝神静听森林里的动静,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不时有猫头鹰和其他一些夜间活动的鸟飞过,还有一些小动物疾跑而过,他还注意到偶尔有一双黄眼睛紧盯着他们,然后继续前进。

  ”我想您还是不去为好,但是如果您坚持,我也不能强迫您留下。不管怎么样,我得尽快跟穆克吉先生见上一面。”

  那头大象依照巴拉兰的指示而动,福尔摩斯很快就习惯了坐在象背上前进。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巴拉兰让大象放慢速度,改变了方向,开始朝西行进。不一会儿,他们到了一个小村子。巴拉兰示意大象停下。他们下到地面上,马上就有三个人出来迎接他们,那三个人全身上下只裹着缠腰布。他们来去无声,从他们的相貌和深色皮肤上,福尔摩斯很快就判断出他们属于塔如部落,是德拉仪的一个古老的种族。

  穆克吉还没有离开巴纳拉斯,一小时后,他来到了福尔摩斯的旅馆。德拉仪一带史密斯可能关心的一些地方,穆克吉都很了解。他还给福尔摩斯带来了详细的地图。

  巴拉兰问了他们几分钟,然后他转过来对福尔摩斯说:”这些人本来是在福勒的考古队里干活的,当他们发现福勒把找到的一切,包括他们的神龛,都据为己有时,他们就不干了。他们向当地的警察反映这个情况,但一点用也没有。现在,福勒的一个主要同伙戈甘·森是这一带的土匪头子,警察都怕他。他们一共有二十五个人,现在都跟着福勒在迪拉乌拉科特,离这儿有五英里。史密斯在他们手上,受到了非人的对待,昨天晚上,穆克吉和史密斯夫人坐火车刚到格勒科普就被他们抓住了。”

  ”您知道,”穆克吉说,”我们所关注的德拉仪地区,困难重重,我们也是刚刚开始在那一带进行考古勘测。在这一点上,尼泊尔拉那多年以来一直坚持: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进入。但是,不知何故,这次他们变得温和了,同意了这次探险。”

  巴拉兰这么一说,福尔摩斯意识到局势更加恶化了。”不过,还没有什么损失。”巴拉兰说,”有个人能帮上忙,他是个年轻的军官,阿赫尔部落的一员,叫简·巴哈德。他为人清正廉洁,是少数几个能拒绝犯罪分子和政府官员奉承利诱的一个人。他们已经派人通知他了,他很快就来。”

  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福尔摩斯笑了,这很明显,一定是福勒对拉那宫中的一个小人物许以重金,引诱他从王公那里骗得了他想要的东西。

  过了一阵,一个年轻人大踏步地走过来,他相当魁梧,留着不太协调的黑胡子,穿着警察的制服。简·巴哈德笑着走进来,露出一口白牙,鞠了一躬,然后跟巴拉兰迅速地说了一句,巴拉兰接着对福尔摩斯说:

  ”一大笔钱就能解决问题,穆克吉先生,我敢肯定,福勒一定跟几个人许诺说跟他们一起分赃。谁是现任拉那?”

  ”得知上个月弗丹的劫掠活动,简·巴哈德已经召集了大约六十个人,全副武装,他们准备好了跟我们一同前往嘎比拉瓦斯都。我们将在弗丹一伙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包围他们。”

  ”那个地区属于卡德加·山姆希尔将军的管辖范围,他经常出去打猎,不在家。我们向他报告了第一个考古发现,是在汝敏德发现的一根阿育王柱子。您知道,这个发现证明了那个小山村就是菩萨的出生地。但是将军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允许弗丹自行进行考古勘测。”

  巴拉兰迅速地讲解了路线和攻击计划。福尔摩斯强烈要求进入福勒的营地和他正面交锋。福尔摩斯补充道,福勒是他的一个夙敌。他还解释说,除非万不得已,决不开枪,以保证史密斯夫妇以及穆克吉先生的安全,这比擒获福勒更为重要。巴拉兰向他保证,一旦人员就位,一切就听他指挥。

  穆克吉指着地图说:”考古地区就在这儿,用红笔勾出的这一片。位于两村之间,一个村子是汝敏德,佛祖悉达多·乔达摩的出生地,另一个村子叫迪拉乌拉科特,可能是他父亲的城池遗址。最初的调查就是在这两地之间进行的。对这一地区,弗丹刚做了一个初步的勘测,就开始迅速地劫掠起来。在几个地方,他从遗迹中收获颇丰,他大肆地破坏古迹,疯狂地搜寻未知的财宝,这对将来的考古发掘来说实在是天大的不幸。所有的地方都或多或少地遭到了破坏。不过,我了解那些佛教遗迹,我敢说他判断有误,因为遗迹里很少有值钱的东西。”

  ”所以,”福尔摩斯说,”他还在找,他要的东西也许价值连城,驱使他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仍然留了下来。因为有样东西让他没有逃跑,这个流氓东方学家。”

  ”我想到一件东西,不过只是猜测。”

  ”是什么?”

  ”比布拉瓦宝物盒。”

  ”那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