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我国历史上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黄巾起义。黄巾起义最后被镇压下去了,但是,东汉政权也在这次起义中走向瓦解。
  在镇压农民起义的战争中,东汉各州郡的大官僚壮大了自己的武装力量,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为了扩张势力,军阀之间互相混战,官渡(今河南中牟东北)之战就是北方两个最强大的军阀袁绍和曹操之间的一次最大的战争。
  袁绍是汝南郡(今河南商水)人。袁家是东汉后期的大贵族,从袁绍的高祖父袁安以下,一连四代有五个人做过三公,社会地位很高。三公有权任用自己的属官,和推荐别人做官。通过这种关系,袁家拉拢了一批官僚,政治势力很大。在讨伐大军阀董卓的战争中,袁绍乘机取得人口众多、粮食丰足的冀州(今河北中部、南部,山东南端,河南北端一带),尔后又打败了黄河以北另一个大军阀公孙瓒,军队增加到数十万,实力更加强大了。
  曹操出身于宦官家庭,社会地位比不上“四世三公”家族出身的袁绍,但是,他在参与镇压黄巾军的活动中,取得汝南、颖川两郡。他亲自带兵到洛阳,从战乱中把汉献帝迎接到颍川郡的许县(今河南许昌东),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从此,曹操在政治上便处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有利地位,利用傀儡皇帝的名义向各地军阀发号施令。
  曹操在许县建都以后,袁绍曾经借口许县卑湿,要曹操把皇帝迁移到鄄城(今山东濮县东),以便于自己就近控制,曹操自然不肯答应。袁绍见采用政治手段达不到目的,凭仗自己的军事优势,决定出动大军南下,进攻曹操。
  可是,在与军政头目商议此事时,袁绍的三军监军沮授却向他劝谏说:
  “我们为讨伐公孙瓒,用兵好几年,百姓已很疲乏穷困,仓库中也没有多少积蓄,不能再动兵打仗了。最好的办法,是一方面大力发展农业生产,让百姓休养生息,另一方面派人去向汉献帝报告我们讨伐公孙瓒的胜利;如果曹操从中阻拦,那就向天下宣布,说曹操阻隔我们尊奉皇帝,使曹操孤立。然后我们就出兵进驻黎阳,在河南一带扩军备战,待实力强了,再不断派兵骚扰曹操的地盘,使他不得安宁。这样,我们以逸待劳,稳可打败曹操。”
  部将郭图听了,不以为然地说:“以袁公的神武,率领黄河以北的强大人马去攻打曹操,这就犹如把手掌翻一下那么容易,何必要如此慎重呢?”
  沮授回答说:“凡铲除强暴,救人于难的军队是合乎道义的。曹操尊奉天子来命令天下,我们着出兵伐他,就等于讨伐天子了。这与义理相违背。
  再说,决定战争的胜负,在于有无万全的计策,而下在于暂时的强弱。曹操在国内政令畅通无阻,士兵又很精良,决不会像公孙瓒那样固守一方,坐等我们进攻。如今放弃万全稳重的计策而去兴无名之师,我实在为袁公担心啊!”袁绍另一部将审配听了,说:“从前周武王伐纣王,也是以臣伐天子,不叫不义;更何况我们举兵攻击的是曹操,为什么说是师出无名呢?今天袁公如此强大,如不及时平定天下,完成统一大业,丧失天赐良机,将来反而会遭受祸害。我以为,监军的计策,是在于稳重,却没有根据情况随机应变。”
  会后,郭图借这件事,在背后向袁绍中伤沮授,说:“沮投总管内外大事,在三军中威望很高,这样下去,恐伯你袁公设法控制他了。”袁绍听了郭图的话,把沮授所统率的三军,分属于三个都督,命令沮授、郭图、淳于琼各掌一军,这样就削弱了沮授的兵权。
  袁绍终于在郭图、审配等人的怂恿下,进攻曹操了。
  公元200 年2 月,袁绍亲率十余万冀州精兵,进抵黎阳(位于黄河之北,
今河南浚县东北),以此作为前沿指挥部的驻地。为了使大军能顺利地渡过黄河,他派了自己最信赖的大将颜良失渡过河去,拿下和黎阳隔河对峙的白马(今河南省滑县东)。白马守将刘延,一见袁绍的大军过河,就连忙把城门关上,派快马去向曹操报信。
  曹操接到从白马传来的告急战报,来不及开会商议,就带上张辽、关羽等大将,统兵北上迎敌。关羽是刘备的将领,怎么为曹操效力呢?原来,关羽被围土山,刘备不知存亡,为了保护刘备夫人,他放弃突围,而成了曹操的降将。曹操爱惜关羽的武艺,为了收买关羽,曹操连缴获来的吕布的赤兔马都给了关羽。关羽说:“我与皇叔(指东汉皇族后代刘备)有誓在先,共扶汉室。只要我立了战功,报答了曹公对我的恩德,知道了皇叔的去向,我还是要回到他身边去的。”关羽后来是怎样回到了刘备身边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但说曹操人马有限,去与袁绍死打硬拼,岂不是以卵击石?正因为这样,随军谋土向曹操献了个声东击西的计策:曹操亲率大军西进到延津(今河南省延津北),诱袁军主力西移,然后大军向东,突袭白马,消灭颜良。曹操依计而行,自己领兵向延津进发,好像要从那里渡河北上。袁军果然上当,主力沿黄河北岸西移,使围攻白马的颜良,孤悬于黄河之南。
  白马城高墙厚,颜良攻不下,就将城团团围住,想困死城内的军民。这天阳光灿烂,他躲在大将用的“华盖”伞下,悠悠忽忽地看着兵书。士兵们也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晒着太阳,一个个显出悠闲懒散的样子。等到哨兵报告说西边上来一支队伍,离这里只有十几里了,大伙儿正疑惑不解时,忽然像神乒天降似地冲来一匹火红的快马,马上的将军手挥青龙偃月刀,直向颜良劈来。颜良还想按规矩问来将是谁,只见刀光一闪,鲜血一喷,已是身首各异。那来将割下颜良的头,冲开惊惶失措的袁军,回到曹军阵内去了。这位斩颜良的大将,就是关羽。张辽见关羽得手,便率军冲入敌阵,刘延也从城里杀出。袁军失了主将,又遭到两面夹攻,一溃而不可收拾,只有少数人逃回到黄河以北。战斗结束后,曹操率军沿河向官渡(今河南中牟县东北)
  撤退。
  袁绍听说颜良被杀,曹军已向官渡退去,决定亲自率领大军渡河南进,恨不得一口就把曹操吞掉。谋士沮授劝阻说:“现在需要冷静地估计一下战争发展的趋势。目前大军还是屯在河北岸,可以派一支军队攻打河南边的官渡。如果攻下官渡,脚跟站稳,大军再渡过河去也不迟;要是现在就贸然渡河,万一有了意外,说不定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沮授的话,袁绍听了更加生气,他铁青着脸说:“快快传令渡河!快快传令渡河!”当袁军渡黄河时,沮授叹息说:“黄河黄河,你说我们还能北渡而还吗?”沮授一气之下,当即要求辞职还乡。袁绍却不放他走,说是要让他亲眼看看,自己是怎样战胜曹操的。
  袁绍渡过黄河,派文丑统兵追击曹操。文丑是和颜良齐乞的北方名将,二人又是好友,这回他快马追击,一是要立大功,二是要报颜良被杀之仇。
  在延津南面不远的地方,袁军先头部队眼看追上了曹军。这时,曹操下令停止后撤,在南山下扎好营阵,同时派人登上瞭望台观察袁军。开始,瞭望哨报告说:“大约有五六百袁军骑兵来了。”过了一会,又报告说:“敌骑越来越多,步兵多得数不过来。”曹操吩咐说:“不要再来报告了。”接着命令骑兵解鞍放马,稍作休息。这时,从白马撤出的辎重还在路上慢慢地行进。
  将领们担心敌军众多,恐难抵挡,便提出连人马带辎重一齐进入营垒。荀彧领会曹操的用意,对他们说:“丞相这样做,是为了引诱敌人上钩,到时候人马隐蔽一下,辎重就丢在路上算了。”曹操点了点头,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可是文丑率领的人马愈来愈近,喊杀声已清晰可闻,曹操的将领们,仍为眼前的危急情况捏着一把汗,便纷纷催请曹操下令,上马应战。曹操沉着地说:
  “还不到时候。”又过了片刻,袁军的骑兵蜂涌而至,看见曹军的军用物资丢得满地都是,一个个争先恐后地下马枪掠,一时队形大乱。这时,曹操才下令:“出击!”于是,五百多个骑兵跃马横刀,勇敢冲向袁军。文丑也和颜良一样,还没明白过来是哪儿杀来的天兵,脑袋就被一刀砍了下来。白马、延津两仗,袁军连续失利,损失了两员大将,不过在数量上还占着优势。曹操决定按原定计划继续撤退,等把袁军主力向南引诱到远离其后方的官渡,再找机会打败他。
  沮授看出曹军不败而退其中必有奥妙,就再次向袁绍指出:“我军人数虽多,但战斗力不及曹军。敌军兵力和粮食不足,这是最大弱点,我们应该用其弱点,不要急于求战,尽量消耗他的实力才好..”袁绍依然不听,继续率军前进。
  公元200 年8 月,袁军推进到官渡后,靠沙堆结屯,东西蜿蜒数十里,
与曹操的营垒对峙。
  沮授说得不错,曹军利于速战,首先发兵叫战,打了一仗,遭到失败。
  从此,坚守大营,深沟高垒,再也不肯出来了。
  袁绍看着对方守住阵营,没法打过去,就吩咐士兵在曹操的军营外面堆起土山来,土山上再筑高台。将士们上了高台,向曹营射箭。曹兵慌忙拿盾牌或挡箭牌遮住身子,他们在军营里来往也只能在盾牌底下小心地弯着腰走。袁绍的将士们在高台上瞧着,一个个乐得哈哈大笑。
  为对付袁军高台射箭,曹操多次召集谋士们商议。几天后,随军的机械师终于制成了一种发石车:车上安着机关,扳动机关能把十几斤重的石头飞出去。因为石头打出去的声音很大,这种车也叫霹雳车,也就是后世所谓“炮车”。霹雳车真顶事,射出的石头块,居然把对面土山上的袁军士兵打得头破血流,再也不敢站在高台上,随心所欲地朝曹营射箭了。
  袁绍一见在土山高台上占不到便宜,就叫谋士再想别的办法。谋士们商量后,献计道:“明攻不如暗攻,挖地道,从地下攻过去!”袁绍听了,觉得挖地道是个好办法:人马可通过地道潜行到曹营,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便命令士兵们轮流掘洞挖地道。
  可人那么多,曹营离得又近,袁军一举一动,早被曹军望见了。他们向曹操报告,说敌人在土山下挖坑道。曹操马上吩咐士兵在军营前挖一条又长又深又宽的壕沟,又掘通一条小河,灌满河水。只要袁军的坑道挖到壕沟处,水就会灌进地道,这就破坏了袁绍的计谋。就这样,双方仍然相持不下。
  两军长期对峙,袁绍虽然不能取胜,但曹操却已陷入窘境。中原一带,百姓困于征役和赋税,造反事件不断发生。汝南郡是袁绍的老家,袁家的门生故吏散布于郡内各县,他们大都拥有武器,这时乘机起兵反曹,从后方声援袁绍。袁绍还让原来做过豫州收(一州的长官)的刘备一再带兵到汝南,联合反曹势力,骚扰曹军后方。另外,袁绍多次派出小股军队破坏曹军的粮食供应线。这些都给曹操以很大的威胁。为此,曹操写了一封信给留守许都的荀攸,打算退回许都固守。荀攸回信说:
  现在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时刻,我方以少敌众,如果后撤,袁军必将乘胜追击,战局将不可收拾。袁绍表面看来强大,实际并不可怕。我方在兵力相差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将敌阻挡在那里达半年之久,说明敌人并无多大作为。目前我军供给虽有困难,但仍可维持温饱。只要我方运用正确的策略,寻找敌人弱点,出奇制胜,给以致命的打击,胜利一定会到来。
  荀攸这番分析说服了曹操,曹操决定在官渡和袁绍周旋到底。他派兵赶走刘备,镇压了地方反抗势力,稳定了后方。两军相持,军粮能否源源供应,这是决定胜负的条件。曹操除采用武装运送军粮外,一直注意袁军的运粮动态。
  恰好这时,偏将军徐晃的部将史涣抓到了袁军的一个探子,解到徐晃营里,盘问下来,才知道袁绍派将军韩猛从冀州押运几千辆粮车到官渡北面几十里的故市(今河南延津境内),早晚就可以到了。徐晃忙把这消息告诉了曹操。荀彧说:“韩猛有勇无谋,瞧不起别人。要是带领几千骑兵在半路上袭击,他必定没有准备。粮食被烧毁,袁军必然慌乱起来。
  曹操听了,就派徐晃和史涣带着骑兵出发,跟着又派张辽和许褚两员大将前去接应。
  果然,韩猛于当晚押着几千辆粮车过来了。进入山谷时,徐晃和史涣突然杀出来。韩猛心慌意乱地对付着徐晃。史涣带领一部分骑兵从后面放火烧粮草,韩猛抵挡不住,仓惶逃了。
  袁军的将士望见北边起火,火速报告袁绍,袁绍正要打发人去探听详情,韩猛的败兵跑来报告了。袁绍一听粮食被毁,立刻派张郃和高览两将军俞去对敌。
  这两人领兵到了半路,正碰上徐晃和史涣烧了粮车往回走。这真是冤家狭路相逢,两军一接触,便打了起来。交锋没多久,背后张辽和许褚的兵马赶到,杀散袁兵,四个将军会在一起,急匆匆赶回官渡去了。
  韩猛只身回报袁绍,袁绍气得要杀韩猛。众将官代他求情,韩猛被免了死罪。
  这时,审配对袁绍说:“路上的粮车被毁,数量有限,乌巢(在延津近旁)可是藏粮之地,得派精兵守卫呀!”
  袁绍听了,漫不经心地回答说:“我早就准备了。你还是回邺城去,监督粮草的筹集,将粮草不断地向乌巢运送。”审配被打发去了。
  这年的10 月,袁绍又派军队到乌巢去取粮草。
  沮授又对袁绍说:“乌巢那儿要加强防卫!运粮道上也要派军队巡逻,提防曹军劫粮!”
  袁绍听了,摇摇头,不以为然,没回答他。他想:乌巢离大营只四十里路,那里已有淳于琼的一方人马守卫,怕什么?
  沮授见袁绍不答理他,便闷闷不乐地退了出去。他刚出门,另一个谋士南阳人许攸进来,他是来给袁绍献计的。
  原来,曹营里也缺粮食,曹操特地打发使看到许都去催。这个使者被袁军捉住,送到许攸那儿。许攸搜出曹操写给荀攸催粮的信,就赶来对袁绍说:
  “曹操屯兵官渡已经8
个月了,许都必然空虚。我们只要分一路人马趁着夜色去袭击,一定能拿下许都。曹操在官渡缺粮短草,我们两路夹攻,定能活捉曹操。”说着,他把曹操屯粮的信递给了袁绍。
  袁绍看完信,说:“曹操诡计多端,你怎么知道这封信不是故意写给我们看的?这是诱敌之计,我可不上他的当!”他把信扔给了许攸。
  许攸万没想到他的计策会遭到袁绍一口回绝,便灰心丧气地站到一边,不再开口。刚巧审配从邺城派人送信来。袁绍拆开一看,信上写的先是报告运粮的事,接着全是控告许攸的话。大意说,审配查出许攸在冀州受了多少贿赂,他的子侄侵吞了多少公款,如此等等。审配已经把许攸一家和子侄等收进了监狱。袁绍看罢,不由大怒,指看许攸的鼻子斥责道:“你贪财受贿,又不能管教好子女,还有脸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呀?我本该将你斩首,看在你过去的份上,饶恕了你,以后可不许再多嘴多舌了!”许攸听了,真悔恨交加。他退出袁府,本想一死了之,可又于心不甘。再想想过去跟曹操也有交情,何必一定要赖在这里?他叹了口气,没再回家,就投奔曹操去了。
  许攸趁着夜色,一路小跑,奔到了曹营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埋伏着一支曹操的士兵。士兵们将他捉住。许攸说:
  “我是丞相的老朋友。快去通报,说南阳许攸来拜访。”士兵们不敢怠慢,一面去通报,一面领着他到了大营。
  这时,曹操已脱了衣服,准备睡觉,一听说许攸来了,竟来不及穿靴,拖着鞋出来迎接了。他高兴得拍着手说:“哎呀,子远(许攸字),您肯来,我就好啦!”
  许攸与曹操原来是对好朋友。两个人一坐下,曹操就跟他商量如何对付袁绍。
  许攸说:“有人说许都空虚,教袁绍兵分两路出击:一路进攻官渡,一路袭击许都,叫你顾此失彼,难以应付。”
  曹操听了,吓出一身冷汗,说:“那还了得,是谁献的这个毒计?”
  许攸笑着说:“还有谁呐?只是袁绍不听这个人的话,还把他一家老小下了监狱,他被逼得只好改换门庭了。”
  曹操无限感激地说:“袁绍不听您的话,怎么能不失败呐!现在您来了,我可要依靠您了。”
  许攸问:“你营里还有多少军粮?”
  曹操回答说:“还可以支持一年。”
  许攸冷笑一声,说:“不对吧。”
  曹操忙改口说:“半年半年。”
  许攸生气了。他站起来说:“告辞了!”
  曹操慌忙地把他按住,说:“怎么啦?”许攸责备道:“我诚心诚意来投奔您,可您为什么不能信任我?”
  曹操忙解释:“请别见怪,这种事不好说。”又放低声音,凑近许攸的耳朵:“军营里只有这个月的粮了,您说怎么办呐?
  许攸正色道:“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失败就在眼前。我有一计,定能让您转败为胜:袁绍有粮食一万多车,全部囤积在乌巢,派淳于琼守护。淳于琼是个酒鬼,防备松懈,您只要派几千骑兵,偷偷地摸进去,将粮食烧了,不出三天,袁军不战自败。
  曹操听了,连连点头,忙叫部下端来酒菜,两个人边吃边谈,直至后半夜。
  第二天,曹操同亲近谋臣讨论许攸的建议。
  张辽对曹操说:“屯积粮食的地方,袁绍怎么会不派重兵严加防守?丞相不可轻信,不要上许攸的当。”
  曹操说:“许攸现在我们营内,他如骗我上当,自己怎么逃脱得了?再说,我们的粮食已快吃完,倘不采纳许攸的计策,就是袁绍不打过来,我们也会饿死。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发兵袭击乌巢。”
  张辽又说:“如果非采纳许攸的计策不可,也要防备袁绍乘虚袭击我们呀!”
  曹操笑着说:“关于此事,我已考虑好了。”他随即宣布行动计划:留下曾洪坚守大营,夏侯惇、夏侯渊带领一支人马埋伏在大营左边,曹仁、李典带领一支人马埋伏在大营右边,以备不虞,张辽、许褚在前,徐晃、于禁在后,自己在中间,率领五千精兵,趁着朦胧夜色,从小道去偷袭乌巢。当夜,曹军打着袁军的旗帜,每个士兵带着一捆干柴,每人嘴里都衔根筷子,马嘴用绳子缚着,静悄悄地出发了。走着走着,已进入有袁军驻扎的地方。
  袁军问他们:“哪儿来的?”他们回答得挺干脆:“袁公怕曹军来劫粮,派我们到乌巢去加强防守的。”袁军见打的是自家的旗帜,就让他们过去了。
  就这样,骗过了多处岗哨,顺利地到了乌巢。
  曹军一到乌巢,就立刻散开,在袁军粮囤周围点燃干柴,大火顿时燃烧起来。袁军从梦中惊醒,望着熊熊烈火,一个个张皇失措,乱作一团。拂晓,淳于琼酒醒,见曹军兵少,又匆忙指挥军队出营迎战,阵势尚未摆好,曹操就命令军队奋起反击。淳于琼的兵士抵挡不住,只好退回营中固守。
  袁绍得到乌巢粮囤被烧的报告,大惊失色。他出营一看,只见东北角上火光冲天,知道乌巢的粮草被烧,于是立刻召集文武官员们商议发兵去救。
  谋士郭图说:“曹军劫粮,必然由曹操亲自率领,这下曹营空虚,我们可以派一部分兵马去救乌巢,用大部队去袭击曹操的大营。曹操知道大营挨打,就会赶回官渡。这样,我们不但救了乌巢,而且夺取了曹营。这就是孙膑‘围魏救赵’的打法呀!”
  袁绍听了,就对张郃说:“你和高览快去攻打曹营。”
  张郃不同意这个主张。他说:“不能这样。曹操劫粮,一定带足兵马,大营也会有防备。淳于琼要是打了败仗,乌巢一失,我们什么都完了。我们只有全力救援乌巢才是上策。”
  郭图一听,发火了,责问张郃:“你说曹操对防守大营有了准备,他既要打乌巢又要守大营,他能有多少军队?”
  大敌当前,袁绍不再让他们多争,便催张郃快去攻打曹营,另外派蒋奇去救乌巢。
  正当曹操督励士兵进攻乌巢的时候,探子来报,说袁绍援军快赶到了。
  有人劝曹操赶快分出一部分部队前去打援。曹操考虑到,兵力一分散,力量将大为削弱,敌营攻不下,又打不败援军,必然两头落空,于是决心全力进攻乌巢。他下令说:“攻打敌营,不要管什么援军不援军,敌人不到背后,就不要向我报告!”于是,曹军全力冲杀,终于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攻破了敌营,烧毁了敌人全部存粮。
  蒋奇等带领一队人马向乌巢奔来,途中碰到淳于琼的残兵败将。蒋奇骂他们没用,叫他们站在两旁让自己的人马过去。没想到从淳于琼的队伍中站出张辽、许褚来,他们大喝一声:“蒋奇看刀!”蒋奇猝不及防,被张辽一刀砍下马来。原来曹操消灭了淳于琼的军队,把他们的旗帜和衣服都拿来,叫张辽和许褚的士兵扮成淳于琼的残兵败将去截住袁绍的援军。蒋奇中了计,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张郃、高览进攻曹营,只对付中路,没想到左边夏侯惇、夏侯渊,右边曹仁、李典,中路曹洪,一齐杀出来。袁军抵挡不住三路攻击,大败而逃。
  他们还没有逃回大营,乌巢一些被割了鼻子的士兵倒先到了。这些士兵是曹操故意放了回来羞辱袁绍的。他们说话咿咿哇哇,把袁绍的鼻子都气歪了。袁绍问他们怎么丢了乌巢,他们回答说:“淳将军只顾喝酒,对敌人的袭击毫无防备。”袁绍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下令部下将淳于琼拉出门外斩了。
  郭图站在一旁吓得发抖,忙将自己的过错推给别人。他凑在袁绍的耳边说:“张郃和高览见将军兵败将亡,心甚欣喜。”袁绍问:“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郭图回答说:“他们二人素有降曹之心,攻打曹营有意不用心,以致吃了败仗。”
  袁绍听了,气得又派人去召张郃、高览快到大营里来受审。
  此时,高览、张郃打了败仗,正怨袁绍指挥失当,现在见袁绍反派人来召他们去受审,他俩一狠心,杀了袁绍派来的人,带着自己亲信兵马投降了曹操。曹操当即封张郃为偏将军都亭侯,高览为偏将军东等侯。
  袁绍失了一个谋士(许攸),跑了两个将军(张郃,高览),乌巢的粮食又全烧了,白天提心吊胆,晚上更是坐立不安。果然,这天到了三更时分,曹军攻了过来,打头阵的还是自己人张郃和高览的士兵。他们本来是一家,有的还是朋友呐。张郃、高览的士兵一招呼,还真有一部分人跑过去了。袁军乱打一气,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到了天亮,各自收兵,袁绍这边的人马去了一半。
  袁绍正在大营惊惶失措的时候,将士们进来报告:“外面沸沸扬扬地传说曹操分兵两路:一路取酸枣,进攻邺郡;一路取黎阳,截断我们的归路。”
  袁绍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派三万人马去救邺郡,再派三万人马去救黎阳,连夜起行。其实,曹操哪来这么多兵马分两路进攻?他是采用了许攸的计策,叫人到处去散播这消息,使袁绍中了计。
  袁绍六万人马分两路退去。曹操探听到袁绍果然调动兵马,就指挥全军,冲杀过去。袁军不敢对阵,四散逃走。袁绍和他儿子袁谭来不及戴头盔,穿铠甲,就穿着便服,戴着头巾,上了马带着八百多骑兵,匆匆地渡过河去。
  曹操没科到袁绍这么早就跑了,赶紧过河追赶,但已追不上了。
  曹操大获全胜,前后杀伤和俘获袁军七八万人。袁绍抛弃的辎重,珍宝,绸缎以及图书档案等全归曹军所有。沮授来不及渡过,被曹军拿住,送到大营里。他大声嚷嚷地说:“我不是投降的。既然被俘,就处死我吧!”曹操过去跟他也有交情,好言相劝说:“袁绍无谋,不用您的计策,以致失败。
  现在天下未定,我正需要您共同商议大事,请不要固执了。”曹操免了他的罪,将他留在营里。可是沮授偷了马匹,准备逃回袁绍那边去,曹操这才将他杀了。
  官渡之战,袁绍的主力部队基本上被消灭,曹操的兵力大大增强,为他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
  (苏宁燕)

  汉献帝建安五年公元200年二月,袁绍任命沮授为监军,统领10万大军,从邺城今河南省安阳市北出发,进攻许昌。袁绍则亲率十余万冀州精兵到黄河北岸的黎阳今河南省浚县东北,建立自己的指挥部。他派大将郭图和颜良进攻和黎阳隔岸相对的白马今河南省滑骨县东。袁绍企图引诱曹操离开官渡今河南中牟县东北,然后一举消灭曹军。沮授向袁绍建议:颜将军虽然勇猛,但骄傲自大,缺少智谋,不适合单独统兵作战。

图片 1

  可袁绍固执己见,下令迅速渡河,打下白马。留守白马的刘延听说袁军来进攻,急忙派人向曹操报告。而此刻,在许昌正展开一场是否抗袁的大辩论。名士孔融被袁绍的表面强大所迷惑,他认为:“袁绍辖地广阔,拥兵数十万,文有田丰、许攸这样的谋上出谋,武有颜良、文丑这样的勇将打仗,还有审配、逄纪这样的忠臣效劳。与哀绍对抗,很难取胜。”许多人听了,都情绪低落,只有一个人挺身而出与孔融抗争,此人就是曹操的主要谋士荀彧。他说:“袁军虽兵多,但法不严。而且田丰刚愎自用,无法与袁绍长期合作;许攸贪心太重,不能顾全大局;审配专断,缺乏谋略;逄纪心胸狭小,又骄傲自大。这些谋士到一起怎么能相容呢?至于颜良、文丑这类武将,皆有勇无谋,擒拿他们,对曹公来说,乃小事一桩。”荀彧这一番话,驳倒了孔融,也激励了将士,增强了胜利的信心。曹操根据大家的建议,决定不和袁绍硬打硬拼,而采取声东击西,避实就虚的打法。曹操亲率大军西进延津今河南省延津北,以诱惑袁军主力西移,从而麻痹在白马的颜良。果不出曹操所料,袁绍立即命令黎阳的守军赶在曹军渡河之前到达延津渡口,准备同曹军决战。曹军见袁绍中计,就悄悄率领轻骑,急奔白马。而此刻围攻白马的颜良正一心想困死白马城内的军民,他做梦也没想到曹军会在一夜之间赶回东边,同自己决战,所以毫无迎战准备。在仓促应战中,颜良被一匹火红快马上的将军劈下马。袁军失去主将,顿时乱了阵脚。刘延也从城里杀出,同曹操的兵马两面夹击,一举击溃了颜良、郭图的队伍。而那位杀颜良的将军,正是要报答曹操厚恩的关羽。

发生在建安五年的官渡之战,袁绍以多打少,兵力明显占据优势,袁军士气也很高,将士也不可谓不用命,但结果却惨败而回,几乎全军覆没。

  袁绍得知白马战败,又失掉爱将,十分气恼,紧急命令:全军渡河,西追曹操。沮授急忙劝阻袁绍:“将军,目前大军应该屯在河北岸,只派一路军队攻打河南岸的官渡。如果攻打下了官渡,我们就有了立足之地,然后大军方可过河。否则贸然渡河,万一有了意外,就可能全军覆灭!”袁绍根本就听不进劝阻,决意渡河。

袁绍的失败,不得不归究于其本人在指挥上的严重失误,因为在整个官渡之战期间袁绍取胜的机会原本很多,即便有一两次失败,都不至于影响战争结局,可所有取胜的机会都被袁绍“完美”地避开了。被袁绍浪费的机会,少说有6次之多。

  袁军渡过黄河,抵达延津后,袁绍派大将文丑追击曹操。因为文丑和颜良是好朋友,为了立功和替颜良报仇,他快马追击。

一、不听劝阻急于发动决战

  一路上,到处都是曹军丢下的车辆物资,山坡上有许多无主的战马,袁军毫不怀疑这是曹军仓促逃命时丢弃的。于是文丑的部下便争先恐后地跳下马,一窝蜂地去抢夺战利品。其实,他们中了曹操的计谋。此刻,曹操正在山头观望呢!一见文丑的队伍乱了阵,便一声令下,曹兵就从四面八方围冲过来,见了袁军就杀,文丑也同颜良一样,还没明白是哪儿来的神兵大将,脑袋就被劈了下来,袁军全部溃散了。

建安五年,基本统一了黄河以北四州的袁绍志得意满,决定主动发起对曹操的全面决战,对此其内部有一定分歧,以田丰、沮授为代表的本土派们表示反对,双方矛盾一度公开化。

  白马、延津与曹操的两次交手,袁军连连失利,但从总的力量来看,袁军仍占优势。袁绍坚决主张渡河同曹操的主力决战,因为他自恃兵多,不顾沮授的再三劝阻,亲率大军渡过黄河,进驻阳武,又涉过蒗荡渠,直逼官渡。官渡离许昌不到200里,是南北交通的咽喉。如果失掉官渡,那么许昌就失去了屏障。因此曹操尽全力固守官渡,与袁绍相持不下。日子久了,袁绍感到军粮供应困难,就想方设法尽早结束僵持局面。他命令士兵沿曹营阵地推起土山,筑起了望楼,让弓箭手居高临下,寻找机会向曹营射箭,曹军死伤不少。不过,曹军很快就有了对策,他们制造了可以抛发石块的发石车,只要扳遥车上的机关,就可以把大石块远远抛出。发石车抛石时响声如雷,俗称“霹雳车”。袁军的望楼被打得倒坍歪斜,士兵也头破血流,鬼哭狼嚎。袁绍又想起了挖地道灭公孙瓒的战术,就命令士兵偷挖地道,直通曹营。曹操就在军营前抢了一条很深的沟,蓄满水,只要袁绍的地道一挖到壕沟,水就灌入地道,这又破坏了袁绍的计谋。

田丰、沮授并不是一味反对袁绍用兵,而是认为时机不成熟,北方四州虽定,但时间尚短,应该再巩固一下,发展经济,进一步积蓄力量,把握更充足之后再战也不迟,但袁绍不想多等,他急于统一天下。

  尽管曹操打败了袁绍的多次进攻,但时间一久,粮草供应越来越困难,简直使曹操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曹操自知比起袁绍,他兵少粮缺,将士们东征西讨,南攻北伐,也太疲劳了,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便有意撤军回许都。他写信给荀彧,荀彧回信,借用了当初刘邦、项羽在荥阳、成皋相持的经验,说明现在袁、曹两军,谁先退谁的气势就会受挫。荀彧还表示尽力筹措军粮,支援官渡。曹操从荀彧那里得到了信心,他一边坚守官渡阵地,一边派骑兵四处侦探,寻找出奇制胜的时机。

田丰反对的意志很坚决,袁绍一气之下将田丰下狱,对沮授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沮授在袁绍手下以奋威将军的名义任监军,权力很大,在郭图等人的建议下袁绍将沮授监军之权一分为三,分别由沮授、郭图和老将淳于琼担任。《献帝传》说,袁绍出发前,沮授把本族的人招到一块,把家财分了分,对他们说:“势如果在则威无不加,势如果不在则不能保一身,悲哀呀!”他有一个族弟说:“曹操怎么能是袁公的对手,您何必担忧?”沮授说:“以曹操的明略,加以挟天子以为后盾,我们又刚刚打败公孙瓒,士兵疲弊,主将骄纵,成败已经很明显了。”

  不久,徐晃的部将打听到袁绍的大将韩猛,从冀州运来军粮数千车,支援袁绍驻兵,即将到达。曹操就派徐晃率骑兵突袭,韩猛毫无戒备,战败而逃,几千车粮食全部被烧光。

二、派颜良进攻白马

  时间一晃,袁、曹两军官渡之战已僵持半年之久。曹操急于速战速决,他绞尽脑汁筹划计谋。突有卫兵来报:从袁军那边跑来一个名叫许攸的官员,说有急事求见。许攸是曹操过去的朋友,曹操像对老朋友一样接待了他。许攸是因为在袁绍那里受了委屈,来投奔曹操的。原来,在袁绍轰走沮授后,许攸向他献计说:“曹军兵少,主力又在官渡与我军相持半年之久了,想必都城许昌一定空虚。请将军派一支轻骑兵,赶往许都,一定会毫不费力地得到许昌。”可袁绍却拍着桌案上的文书,瞪着眼睛,对许攸说:“邮城来报告说你的家属犯了法,已被审配逮捕入狱。

建安五年2月,袁绍亲率大军由邺县南下,兵指黎阳,曹军无意在黎阳与袁绍作战,因为在这里自己的部队难以接续,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有被敌军全歼的危险,所以曹军未作抵抗,迅速撤到黄河以南。

  你连家属都管不好,怎么还敢在我面前出主意呢?”许攸又气又羞,无意留在袁营,连夜投奔曹操。曹操听完,笑着说:“你来到我这儿,大事已经成功了!”许攸向他一一介绍乌巢的粮情和兵情,而且建议曹操派兵去袭击乌巢。他说:“袁绍派在乌巢看守粮仓的淳于琼,是个骄傲自大,喜欢饮酒、警惕性特差的人。

袁绍占领黎阳后,派部将颜良为先遣部队渡河攻击南岸的军事要地白马,这项决定遭到了沮授的反对,沮授劝袁绍:“颜良这个人生性偏狭,虽然骁勇,但不能独立担当大任。”但是,袁绍不听。颜良的情况不详,却很有威名,当时在军中的地位和名望远远超过关羽、张飞等人。

  只要烧了乌巢的粮草,不出三天,袁军就会不战而乱,您就会结束官渡的相持局面,大获全胜了!”于是曹操就召集谋士们商量袭击乌巢的方案。

袁绍曾经对沮授很倚重,几乎言听计从,但这次却不接受沮授的建议,大概与沮授之前反对出兵并四处散布“失败论”有关,然而事实证明沮授是正确的。4月,颜良率部渡过黄河,直指白马,曹操亲自北上解白马之围,双方发生激战,袁军大败,颜良被在此战中被关羽临阵斩杀。

  经过周密策划后,一天夜里,曹操派曹洪等将军守营,以防袁军前来偷袭。自己和张辽、于禁、徐晃等,精选5000名步骑兵,打上袁军的旗号,悄悄离开了官渡,向乌巢进发。途中碰上袁军哨兵,张辽骗他们说:“我们是蒋奇的人马,是袁将军派来加强乌巢守备的。”而且不等袁军哨军靠近,张辽就走近一步,压低了声音,装出神秘的样子,说:“袁将军听说曹操要来偷袭乌巢,就派我们赶来增援。”袁军哨兵一见旗上斗大的“袁”字,而且因乌巢就在袁军大营之后,怎么也不会有敌人来,便不再怀疑,放他们过去了。黎明以前,曹军抵达了乌巢。而此刻夜夜饮酒的淳于琼睡得正香,袁军还来不及穿衣,曹军就冲了进来。霎时间,粮囤到处起火,浓烟滚滚,直冲云霄,淳于琼也被曹操大将乐进一刀给收拾了,不多久战斗就结束了。

三、急于寻找曹操复仇

  乌巢这边火光冲天,不远处的袁营看得真切。大将张合劝袁绍立即援助淳于琼,同时切断曹军退路,而袁绍在关键时刻一错再错,听信谗言,置乌巢于不顾,让张合、高览二将前去袭击曹军大营。张合苦若劝说:“曹操很会用兵。他既然派精兵去偷袭乌巢,那么官渡的守备也一定不会放松。还是先去援助淳于琼吧!”袁绍仍执迷不悟,张合、高览只好勉强带兵出发。袁军进攻官渡,遭到曹洪守军的坚决抵抗,背后又受到从乌巢回师官渡的曹军的猛烈攻击。张合腹背受敌,抵挡不住,加之不满袁绍的虚伪奸诈,就和高览一起投降了曹操。

曹操虽然解了白马之围,但自知袁绍的大军随后便到,于是决定从白马撤军。袁绍果然指挥主力渡河,对此沮授又表示了不同看法。《献帝传》记载,沮授建议不管白马,而拿下已经喘手可得的延津,凭借这里的渡口优势,将主力源源不断运过黄河,之后巩固延津,使其作为一个战略支撑点,进可以直取许县,退可以从容撤回黄河以北。

  乌巢粮草被烧,张、高二将投降,袁军果然不战自乱,曹军乘胜全军出击,袁绍还没来得及穿上盔甲,只穿着便服,扎着头巾,带着800名骑兵仓皇逃过了黄河。这些残兵败将们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势力,从此便没有声息了。

沮授的话袁绍特别不爱听,在袁绍看来此行压根没有战败撤回这样的选项。同时,首战即在白马挫败让袁绍失了面子,在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袁绍非拿下白马找回面子不可。沮授闻知,站在黄河边上叹息说:“黄河啊黄河,我知道这一去就回不来了!”于是以身体原因请辞,袁绍很生气,把沮授所部交由郭图来统率。

  这次官渡之战,曹操用极少的兵力战胜了拥兵数十万的袁绍,以弱小的力量战胜了强大的势力。曹军势力大增,乘胜追击,继续向袁绍占领的地区进军,不久就统一了北方,为以后出现三国鼎立的局面奠定了基础。

曹操料定袁绍会命主力来攻白马,他下令白马军民全部随军撤离,向延津方向运动,文丑率军紧追不舍,结果被曹操在延津打败,文丑又“壮烈牺牲”了。

图片 2

四、否决两路夹击方案

这时许攸提出一个分兵进攻的作战方案,具体是:以主力的一部在正面吸引曹军主力,然后分另一部主力悄悄绕到曹军背后直接进攻许县,把汉献帝掌握在自己手中,奉迎天子反过来讨伐曹操,曹操即使不溃败,也会首尾难顾。

类似的方案沮授也曾给袁绍说过,袁绍曾进行过一个小规模尝试,派出韩猛绕行南下,但由于兵力有限,所以没有成功,但袁绍认为此路不通,就不再提了,许攸提出类似的方案,袁绍想都没想,直接否决。

其实许攸的建议有很大价值,袁绍应该认真考虑,曹操将精锐都压在了官渡正面,背后及两翼是软肋,应该继续在曹军薄弱的地方攻击,但袁绍过于自信,认为正面战场足以战胜曹操,不必多此一举。

许攸的合理化意见被否决,心里大概挺不痛快,恰在此时许攸家里出了点事,审配又一直在找机会收拾许攸,许攸又气又怕,干脆叛逃到了曹营,这一下袁绍麻烦大了。

五、不全力救援乌巢

许攸叛逃到曹操那里,提供了乌巢有袁军大批军粮的情报。正苦于找不到突破口的曹操抓住机会,亲自率兵攻击乌巢。负责防守乌巢的淳于琼很有经验,加上袁军的总人数是曹军的一倍以上,在短暂的慌乱之后他们迅速组织反击,双方展开激战,淳于琼同时派人向大本营求救。

乌巢距袁绍在官渡前线的大本营只有40多里路,骑快马不用花太多时间就能到达,袁绍得报后立即召集儿子袁谭以及审配、沮授、张郃等人商议对策。袁绍认为,曹操攻击乌巢,他的大营必然空虚,此时不如置乌巢于不顾,直接进攻官渡正面的曹军,让曹操有出无回。

图片 3

但张郃却认为不妥:“曹操敢攻乌巢,率领的必然都是精兵,淳于琼将军肯定会被攻破,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大势已去了,不如先去救他。”然而郭图支持袁绍的想法,认为应该先攻曹营,张郃还想坚持:“曹营很坚固,之前已经打了很久也没有攻破,现在仓促之间能不能拿下实在没有把握。而淳于琼将军如果被曹操俘虏,我们也都得当俘虏啊。”

只到这时,如果袁绍头脑很冷静,他仍然不至于失败,因为从总体实力上看他仍旧比曹操强大。但袁绍思维已乱,又急于一战定胜负,所以坚持已见,仅以少部分轻骑驰援乌巢,结果可想而知,乌巢被曹操最终攻破。

六、派张郃进攻曹军大营

乌巢丢了,但这还不是压垮十万袁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到了这时袁绍仍有翻盘的机会,他应该迅速收缩防线,由进攻转为防御,同时急调后方军粮来前线,稳定下来后再与曹操决战。即便这样做有一定难度,最差的也可以向后撤退,退至黄河以北,休养一两年,待元气恢复后再来,从双方综合实力比较看,曹操仍不如他。

但袁绍慌乱之中又走出一步昏招:下令由张郃、高览率所部对曹军大营发起攻击。这道命令太有问题了,因为作为主将的张郃思想与自己很不统一,虽然“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但由于不理解,执行效率就大打折扣,再加上曹军准备充足,其大营果然短时间内无法攻破。

面对这种情况张郃非常忧虑,他知道自己这位领导一向疑心很重,害怕事后被追究,干脆来了个“战场起义”,这一下子袁军才彻底崩溃。

参考资料:《三国演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